凜愛
*目前已將所有永研文搬運到下列網址,因為調過排版所以比Lofter上更容易閱讀:
http://rinnial.weebly.com/


[凜愛]
台灣人・繁體字注意
寫手/繪師/視覺設計/
Sound Horizon國民/
近期主食東京喰種(ALL金ALL主永研)/
宅腐不拘

噗浪:
http://www.plurk.com/Rinnial_Laurant
 

《【亞金】1122》



[1122]


#甜呼呼的亞金

#只是想寫賢妻金木小天使

#11月22日是日本「好夫妻日」(いい夫婦の日),在強調夫妻圓滿的這個節日中,大阪法善寺的「夫婦善哉」也順勢成為熱賣商品與禮品。將一碗紅豆湯圓分做兩小碗的「夫婦善哉」自明治以來便具有夫妻和諧、感情圓滿的象徵。(說明來自http://solomo.xinmedia.com/japan/7703-iifufu


--


        那是代號為「廚師飼養者」的事件。

        在十九區搜查官花了數月搜查、又用了將近一星期的埋伏等待後,這名低調而兇殘的喰種最終是死在亞門上等的庫因克之下,而隨著結案CCG解救出被該喰種監禁的十五名人類廚師,可以說是十九區近期最大的一件案子。

        「居然是死在隔壁二十區前來支援的你手下,十九區的傢伙們也該檢討了。」真戶曉語氣毫不客氣,「不過這樣也算立了不小功勞了哦,亞門上等官。」

        「嗯⋯⋯這個案件結束了,我明天應該能夠補休一天。」對方刻意加重語氣的敬稱多少有點嘲諷的味道,但早就習慣的亞門已經不太在意了。曉冷笑一聲,一語不發地拿走亞門準備歸檔的資料隨意地瀏覽著。

        「⋯⋯倒是,綁架人類廚師的喰種究竟在想些什麼,明明就不能吃我們的食物啊。」

        「⋯⋯說真的,這事件還挺噁心的。」


        「廚師飼養者」,那名貴婦打扮的喰種時常隨心所欲地進出人類高級餐館,借由各式各樣的理由進入餐廳廚房窺探,找到中意的廚師後便在對方下班歸家時綁架帶走。由於作案手法隱秘低調到一時無法判定是人類或是喰種所為,外在打扮又經常走全然不同的風格,讓十九區的搜查官搜集資料時著實費了一番功夫。

        在確定身份及住處,打算直搗黃龍的前幾天,十九區因為對自己的戰鬥力不夠有把握而向二十區幾位本部搜查官請求支援,於是亞門便加入了這次搜查。

        對於「飼養著人類的喰種」本身抱有複雜感情的亞門在案件結束後特別向幾名受害廚師詢問綁架時期的狀況,得到的答案卻只令他對喰種更加厭惡。

        廚師飼養者——是利用人類廚師對處理食材的熟練技巧,讓他們替她烹煮各式各樣的人肉料理,據說處理食材時她會全程待在後方觀看,一旦廚師在烹煮食材時出現反胃或顫抖的狀態便立即將對方殺掉,然後將死去的廚師肉塊交由下一位人質處理。

        也就是,不合格的「廚師」會立刻變成下一道料理的「食材」。

        「這真是⋯⋯太病態了。」

        「謝謝、謝謝搜查官先生的幫助⋯⋯我啊,恐怕再也無法面對、這雙切過同胞的骨肉的手了⋯⋯明明是上一秒還在聊天的對象,卻馬上變成砧板上的食材⋯⋯」

        廚師放下廚師帽,一邊喃喃著要轉行做別的工作一邊離去,這雙料理過人肉的手指再也不會為了食材的種類而顫抖,卻也不會有做菜的機會了。



        這件事之所以讓亞門耿耿於懷並不止是因為廚師們的痛苦,還有另一個原因——


        回到自己的住處,亞門發現落地窗外擺著一鍋溫熱的味噌湯,開口處還細心地用膠膜封好。

        「⋯⋯又來了啊,『眼罩』。」

        鍋子下壓著的便箋上畫著一個簡單的圓形笑臉。


        大概是在嘉納的那一次相遇後的幾天吧,眼罩突然上門來拜訪——正確地說,應該是從窗戶拜訪。那時將近午夜,戴著眼罩面具的喰種毫無預警出現在窗邊,手裡還提著內容物不明的紙袋。

        「因為先前的失控覺得對亞門先生很抱歉⋯⋯所以送上一點心意。」

        自己也知道跑到搜查官家裡似乎很不妙的眼罩,從半開的窗戶把紙袋丟進來後就想立即離開,被嚇到愣了足足十秒的亞門才慌忙地開口。

        「等等——」

        「如果好吃的話我會再帶來的!」

        說完這句話後眼罩就逃走了。


        「⋯⋯」

        眼罩該不會是來毒死我的吧,喰種真的知道人類能吃什麼嗎。

        亞門懷著莫名其妙的心情打開對方送來的紙袋,發現裡面的確裝著人類可以吃的東西⋯⋯不,對亞門而言說不定是正中紅心?

        一整袋明顯是親手製作的甜甜圈散發著誘人的甜膩,亞門光是盯著看唾液就開始分泌了。


        亞門在窗外貼了「好吃,謝謝」的紙條之後,每隔幾天眼罩就會上門,一開始是送來可以存放的麵包和甜食類,後來漸漸變成壽司等方便攜帶的正餐,稍微有些拙劣的外形證明食物不是從外面的餐館買來,全部都是親手製作的料理。

        托眼罩的福,亞門最近很少吃外食,有時跟同事聚餐後回來撞見眼罩蹲在落地窗外等他開窗的樣子還會出現隱隱的愧疚感。(不過似乎對方也學乖了,後來變成直接將料理放在陽台上就離去。)

        在某次亞門終於在對方丟下食物後逃走前逮住了他,跟他約定「在這間房間內不是敵人」後,眼罩進來等著他吃完發表感想的次數就變多了,不過大多數情況是單純只送做好的料理來,用的也是一次性即用即丟的包裝。


        有著豢養人類廚師來做喰種料理的喰種,也有喜歡做人類料理的喰種啊⋯⋯

        的確就像曉說的那樣「明明就不能吃我們的食物」,眼罩是從哪裡學來這身好廚藝的?一開始亞門也懷疑過說不定是有人類廚師代煮,但看眼罩每一次聽見他吃完時的讚美後露出的喜悅表情,都讓他更加確定這全是眼罩自己做的。

        他們什麼都沒有問彼此,不管是名字或是其他的事,眼罩每次來時都會戴著完整的面具,所以依舊不知道他原本的長相。於是,原本令人畏懼的牙齒面罩竟然不知不覺地就看習慣了,搭配上眼罩溫和的左眼甚至會覺得對方有點可愛。

        ⋯⋯會覺得咬過自己的喰種可愛也真是病了。


        「——今天居然是味噌湯,也太費工了吧⋯⋯」

        明明眼罩百分之百是個喰種,煮出來的料理卻完全是人類的口味,一分一毫都跟人類廚師做出來的沒有差別。

        好想更了解眼罩。

        有好幾次眼罩進來屋內拜訪時,對這名喰種的一肚子疑惑讓亞門想開口探問,但對方從來都只笑笑不回答,也不曾問過自己的名字,一直稱呼他為「搜查官先生」。

        這種不清不楚、秘密交流的時光,只要離開這間房間大概就不復存在了。一旦在其他地方相見,兩人一定又會是敵人吧。

        如果可以,真想在一方殺死另一方前,聽聽他的故事啊。


--


        「眼罩,進來吧。」

        因為亞門補休一天假的關係,這次成功逮到了前來送食物的眼罩。對方似乎因為亞門在家而受了點驚嚇,也許本來想放了食物就走吧。

        「打擾了,搜查官先生。」唯一沒被遮住的左眼有點害羞的眯了眯,亞門又再次覺得對方很可愛。

        眼罩年紀應該比自己小吧,身高也比自己矮,雖然看不到五官但柔和的臉型輪廓總讓人覺得軟嫩嫩的,不知何時變得蒼白的髮絲讓對方的整體印象更加纖細⋯⋯明明知道對方是強大的喰種,亞門還是不由自主地打從心底湧起了一陣保護欲。

        ——「不要讓我變成殺人犯」、「我已經不想再吃了」。

        ——「想保護這個人,不想讓他喪失自己」。

        眼罩完全不同於他認知中的任何喰種,也因此,亞門沒辦法用對一般喰種的態度來面對他。


        啊,這樣啊⋯⋯。

        猛然察覺到自己對眼罩的異樣情愫後,亞門突然手足無措的起來。

        太糟了,動心的對方不但是男人,還是不同種族的敵人,亞門瞬間糾結了。

        作為當事人的眼罩卻毫無所覺,一臉自在地進出亞門的廚房張羅碗盤和湯匙。如此熟練的動作在亞門看起來簡直就像⋯⋯煮著熱騰騰的料理,等待丈夫回家的妻子一般。

        「搜查官先生的臉有點紅啊,很熱嗎?」

        沒有察覺到亞門糟糕想法的眼罩有點疑惑地問。

        「嗯,有點⋯⋯熱湯的煙⋯⋯」他慌亂的找了藉口,然後拿起一把扇子慌慌忙忙地搧了幾下。

        不要緊張啊亞門鋼太朗!要冷靜!他開始思考著該不該去陽台做一下俯臥撐。

        「給。」

        適時打斷了他的妄想,眼罩遞給他一碗熱乎乎的紅豆湯圓。

        「啊、謝謝⋯⋯」


        ——是紅豆湯啊。


        「鋼太朗,我做了紅豆湯喔,是你最喜歡的吧——」

        那傢伙,父親,他也⋯⋯


        亞門邊咬著暖暖的湯圓邊透過碗的邊緣,偷偷窺探眼罩的表情。對方正饒有興趣地打量著亞門的房間,眼神停留在角落的庫因克箱兩三次,卻沒多說什麼。

        「在這個房間裡我們就暫時休戰吧」這句休戰協定是亞門提的,不過眼罩似乎不像非常安心的樣子。亞門有點焦躁了起來。

        明明是喰種搜查官跟喰種,卻有衝動想解釋自己沒有傷害對方的意圖,實在是太荒謬了。

        「是說⋯⋯你為什麼這麼會料理啊、眼罩。」解釋的話到嘴邊卻變成了一直以來的疑問。

        「嗯⋯⋯因為不想忘記做菜時的手感、大概吧。」

        眼罩的眼神飄移到別處。

        「忘記?」

        「這次的好吃嗎?」眼罩直接略過了他的問題。

        亞門點點頭,眼罩又露出了那種可愛的笑容。心臟不小心又漏跳了一拍。

        「⋯⋯我昨天抓到了一名喰種。」亞門垂下眼:「專門綁架人類廚師,要求對方用人類的方式烹煮喰種料理⋯⋯你們裡面也有這樣變態的傢伙啊。」

        「變態的喰種還不少喔。」好像想起什麼,眼罩表情有點微妙地搔著臉回答:「有很多人類常理無法想像的嗜好⋯⋯有時後我也不太能接受。」

        對方真的很像人類。亞門幾乎有種自己是在跟人類青年談話的錯覺。想想跟一名喰種討論搜查官的案件內容好像不是很應該,於是他住嘴了。

        舌尖嚐到的紅豆湯味道溫婉醇厚,濃郁的紅豆甜味跟柔韌有嚼勁的湯圓都煮得恰到好處,雖然對亞門的口味來說應該可以再甜一些,但已經是人類食物中相當美味的水準了。

        「吶、眼罩,」他不甘心地繼續追問:「對喰種來說,人類的料理真的很難吃嗎?」

        完全不能嘗味道的話,到底該怎麼煮出這麼準確的人類口味啊?

        「很可怕。」

        眼罩幾乎是立刻回答:「那碗紅豆湯圓,我吃起來應該會像是壓碎的昆蟲泡水再加進塑膠球吧⋯⋯抱歉,說得太噁心了嗎?」

        亞門猜自己的表情大概很糾結。

        「⋯⋯呃,還好。」
        昆蟲水泡著塑膠球⋯⋯看著碗中熱呼呼、全身寫著「我很美味」的湯圓,亞門一時無言以對,只好低下頭猛吃一兩口。


        「不過,今天是特別的日子喔⋯⋯搜查官先生,可以讓我嚐一口嗎?」

        亞門愣了一下,眼罩的手直接伸了過來,直接奪走了亞門的湯匙,拉開面罩的拉鏈然後一口吞下。

        「眼罩,你⋯⋯」不是會覺得很難吃嗎?

        等等,紅豆湯圓?

        猛然意識到這近乎間接接吻的行為、以及今天是什麼日子的瞬間,亞門一時語塞,隨後滿臉通紅。

        「謝謝招待,我走了。」

        眼罩再次露出會讓亞門臉紅的笑容,從容地起身,自落地窗優雅地離去。


        ——11/22,日本的好夫妻日,夫婦倆人分享一碗紅豆湯圓,象徵感情圓滿、百年好合⋯⋯

        「可惡,眼罩男你⋯⋯明明也是變態的喰種啊!」

        被下屬稱之為變態搜查官的男人・亞門鋼太朗,覺得自己是時候要把靈魂賣給惡魔了。


--


小番外


1.

        「金木君烹煮人類食物的樣子簡直就像是美麗的少婦啊~」

        「月山先生想死就直說。」


2.

        「哥哥沒事吧,臉色比平常還糟糕⋯⋯」

        「不要擔心⋯⋯只是試吃了自己煮的東西⋯⋯」

        來自終於了解董香死也要吞下依子食物時心情的金木。


3.

        「亞門先生最近每天都很早回家啊⋯⋯」

        「那副迫不及待的樣子簡直像剛結婚的丈夫,恨不得馬上見到妻子一樣。(笑)」


        「亞門上等,臉紅了喔。」

        「曉,閉嘴!」

        真戶曉認真判斷自己似乎失戀了。


4.


        因為亞門一個人吃不完整鍋味噌湯,於是帶來與下屬分享。

        「這味道⋯⋯」

        承包全劇智商的永近英良垂下眼,默默地吞了兩碗。

        「也不記得分我一點,笨蛋金木。」

END



我不是故意虐英的QAQ(明明就虐了。


评论(27)
热度(119)
  1. 翼猫凜愛 转载了此文字
© 凜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