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愛
*目前已將所有永研文搬運到下列網址,因為調過排版所以比Lofter上更容易閱讀:
http://rinnial.weebly.com/


[凜愛]
台灣人・繁體字注意
寫手/繪師/視覺設計/
Sound Horizon國民/
近期主食東京喰種(ALL金ALL主永研)/
宅腐不拘

噗浪:
http://www.plurk.com/Rinnial_Laurant
 

《【永研】雨停之前》

雨停之前


*董香視角

*注意:本文CP是永研,非研香,慎入。


        她一眼就認出了他。

        在丟失一切、反而笑得如此幸福的對方面前,她試圖擠出歪扭的微笑表情。

        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有彼此都熟悉的咖啡香,還有幾滴毫無意義的淚水。


        ⋯⋯快點回來吧,求求你了。


--


        苦悶的黏稠的後悔的憂鬱的雨。

        像纏得死緊的黏稠絲線一樣,怎麼用力也拔不開。

        習慣將太過女性化的傷感或悲嘆轉化為憤怒的霧嶋董香,躲在作戰區域最邊緣的暗巷中,跟每塊磚頭都過不去似的不斷捶打著高牆。

        只有傾盆大雨回應她的發洩,雨水混雜了血味,遠處的打鬥聲,東京的天空一片灰白。

        又沒什麼,不過是再一次失去容身之處罷了。

        又沒什麼,從作為喰種降生開始,早就註定要不斷的失去了啊。

        所以哭什麼呢,笨蛋。


        「先到之前找的避難所吧,現在出去應該不會被搜查官注意到。」

        四方蓮示從巷口走回來,表情木然,語氣冷靜的像什麼也沒有發生。

        就連他,也有藏不住動搖的時候啊。董香空洞的想著,雖然臉上沒有明顯的情緒波動,四方的手指卻不住地顫抖。

        是啊,咖啡店不在了也無所謂,她只祈求熟識的人能夠活下來,只要還活著,就還有可以回去的地方⋯⋯

        什麼都好,誰都好,只要對她說一聲「一切都會沒事的」就好。


        ——然後。

        他們在暗巷外的下水道口發現了那個人。

        她一眼就認出了他。


-

        「好痛⋯⋯」

        董香警戒地看著永近英良從昏迷中恢復意識,對方身上佈滿著大大小小的咬傷,被撕咬過的皮肉裡緩緩滲出了混著雨水的血,在古舊的地面上沾出深深淺淺的黑紅色印痕。

        但是她早就檢查過了,全都是最淺的皮肉傷,不可能致命,甚至還不到需要送醫院的程度。

        「你為什麼沒有去避難?那身制服⋯⋯你是喰種對策局的人?」

        她沒想到自己還能這麼冷靜地拿捏著人類與喰種的分際問問題,可能還抱著一絲希望吧——要是永近還不知道她是喰種就好了,這樣就不用殺掉他了。

        雖然對方身上穿著CCG的制服,但她就是想掙扎一下。

        大概、就算對方是人類,也不想再少一個認識的人了。

        大概、不想讓那傢伙回來之後,看見這個人已經不在了⋯⋯


        「董香醬?」永近英良這才發現眼前的人是誰,震驚的瞪大眼。

        「回答我啊。」董香想不起之前在咖啡廳時是用什麼態度對待他的,又隱隱覺得再隱瞞下去也沒什麼意義。

        「⋯⋯算是打工吧。」永近好像花了一點時間才把她的問句聽進去,有點困擾的搔了搔臉:「沒想到會這麼危險啊,我被喰種攻擊了。謝謝妳救了我。」


        董香忽然覺得很煩躁。

        明明各自都知道自己是「什麼」,對方又是「什麼」,卻寧願隔著那一層薄薄的紙不著邊際的對話,說了卻不希望對方聽懂的話,然後也刻意假裝聽不懂對方的話。

        「——真是夠了!」

        她一腳踢開原本坐著的椅子,蹲到永近前面。

        「你!根本什麼都知道吧?!」


        「⋯⋯」

        「我事先搜過你的身了,沒有任何武器,勸你還是老實一點。」董香逼近對方,「你加入CCG是多久的事了?你,一直在調查安定區嗎?」

        想到以前在咖啡廳裡談笑的日子、在上井的那一次談話——有可能全部都是這個男人做出的假象,董香就覺得作嘔。尤其是想起那麼相信這個人的、為了這個人努力學習混入人類社會的方法的、為了想要跟摯友再一起用餐而拚命忍著噁心吞下食物的金木,她眼中的怒火就更盛。

        「真困擾啊⋯⋯。」永近抓了抓亂糟糟的金髮,將臉埋進手中:「安定區就是管理二十區喰種的組織這點我的確知道,董香醬是喰種我也猜到了,當然⋯⋯那個笨蛋也是。」

        我就老實說吧。他有點無奈的笑了出來。


        「從金木那傢伙出院的時候一切就不對勁了啊。」


        「董香醬,我啊,從推論出金木變成喰種開始,就一直想要幫助那傢伙喔。不管是跟蹤青桐樹也好,不得不加入CCG獲取情報也好,我的立場從來都沒有變過。」


        「⋯⋯如果一切可以像金木在安定區打工時那樣平穩就好了,可是卻變成了這個模樣。」


        「董香醬,我知道的就這麼多了。如果妳願意相信我的話⋯⋯」


        我想知道金木變成喰種後,到底是過著怎樣的生活。


--


        「後勤人員:永近英良,行蹤不明。」


        原本算有一定勢力的「安定區」已不復在,如今剩下的四方和董香兩人,以及協助蒐集情報的永近英良,結成了新的共同陣線。

        「居然是劃入行蹤不明而不是被判定死亡,真不知道高層在想什麼,難道因為是後勤人員戰死太不合理嗎⋯⋯」永近喃喃自語,一邊將新得到資料輸入筆電,一邊用手指揉著太陽穴:「除此之外還有聽到什麼消息嗎?」

        「⋯⋯CCG送入監獄的喰種,是零。」四方平穩的聲音有點不自然的僵硬。

        董香僵住了。

        她一直不願意面對的現實如同脆化的玻璃般,終究逃不過遲早碎落的命運。

        「那麼那傢伙也⋯⋯」


        永近頭也沒抬,視線依然直直地盯著電腦螢幕。

        「死了吧。」

        再平穩也不過的語氣,手也沒有一絲顫抖。

        永近英良以不可思議的平靜接受了金木的死訊。


--


        一個人可以為另一個人付出到什麼程度?

        有時候董香很懷疑,明明可以繼續過著無憂無慮的大學生活,永近英良卻寧可放棄這些,為了一個不告而別的好友動用一切已知資源,無止盡的用每一條獲得的線索推理情報,甚至冒著協助喰種的危險進到CCG只為了獲取更多關於金木的資訊。

        剛認識永近英良的時候,董香只覺得這傢伙是個簡單的白癡,可能還是個色狼。

        但逐漸發現,嘴上說著「董香醬真可愛啊」調戲著她的永近,卻一次也沒把眼神放在她身上過。

        自始自終他的視線都只跟隨著金木。

        事實上他是一個深沈的人,董香想自己大概永遠摸不清永近英良的本質,卻看得清那雙只願跟隨金木的眼裡躍動的光芒。
        熾熱的一如旺盛燃燒的金黃色火焰,在金木的失蹤後一路燒成了燎原野火。


        ——不知道是怎麼樣的覺悟,才會讓一個人類願意將自己攤在饑餓的野獸面前,說著「來吃我吧」,閉上眼在最清醒的時刻感受皮肉被生生撕裂的痛楚。

        即使問他被發現在下水道口那一天的事,永近也只輕描淡寫的說「大概像是扮演了一次金木的漢堡排那樣吧」。


        當一個人連生命都毫不憐惜地獻給另一個人,這樣的感情又該被稱作什麼?


--


        董香被依子發現喰種的身份大概是在一年後。

        必須裝作沒有受到任何影響的樣子,所以她請了幾天假後還是正常地去上學,只是原本立志考上上井的心願不知怎地開始覺得無所謂了。

        她沒有細想為什麼會決定考上井,也許是想要抓住點往日的時光——好比說「考上了那傢伙也會回來恭賀我吧」——這種半夢半醒間不著邊際的想像,但誰讓現實就連做夢的時間都不願給呢。

        不過在永近的鼓勵和輔導下,她還是繼續像個普通學生般唸書準備考試。

        考上了也好,考不上也罷。反正誰都不在了。她曾有些自暴自棄的想過,但在午餐時間看見依子真誠的笑容時,又覺得繼續努力下去也好。

        繼續努力下去,也許還可以保護得了什麼吧。


        失去了「管理者」的二十區開始變得混亂了,原本乖乖歸順讓芳村功善管理的喰種開始橫行霸道,互相爭奪喰場,不分晝夜地襲擊夜歸的行人,搜查官也跟著增派了。

        不論是哪一方都不得安寧。

        正式考完試的那天下午,和依子兩個人跑去慶祝,吃著永遠無法體會美味之處的人類大餐,想起如果是金木吃到大概會用很多高難度的形容詞,比喻得惟妙惟肖吧。

        「董香在偷笑什麼?啊、該不會是很有自信吧?考得很好嗎?」依子用叉子捲起義大利麵,完全處在一種考後放鬆的狀態,嘻嘻笑著:「這樣董香的男朋友一定會很開心囉。」

        「才沒有那種東西!」好心情一下就變成慌張了,董香嚇得掉了叉子。

        想想依子會誤會也是她剛好撞見金木來她家的那次,想來真是有點糗又有點好笑的回憶⋯⋯這種想了就會不小心笑出來的回憶,永近跟金木一定有更多吧。

        不管怎樣都好,他都已經不在了。


        ——從餐廳離開時,只不過是轉到一個路人稀少的小巷,意外就發生了。

        對方是個素未謀面的甲赫喰種,實力不弱,一上來就對著毫無防備的依子攻擊。

        「混帳!」

        剛吃下人類食物,正覺得腸胃不適的董香一咬牙,雙眼染紅,單肩的羽赫如點燃的蝴蝶翅膀般展開。


        完蛋了。

        恐怕要被依子知道了吧。


        那個喰種實力和自己差不多,偏偏甲赫是羽赫最難對付的類型,一邊忍著嘔吐的欲望一邊戰鬥的董香感覺自己幾乎要被拆碎了。

        耳邊迴盪著依子的尖叫聲,究竟是對於被喰種攻擊感到恐懼,還是為自己的好友是喰種這件事感到害怕呢?

        就這樣消失也不錯吧。

        她聽西尾提過自己姐姐的事,被心愛的男友告發到CCG因而送了命,也許自己的終局就會是如此了。

        比起承受被背叛的痛苦,還不如現在就死在這裡。

        反正誰都不在了。

        只要能把依子救下來,自己怎樣都無所謂了。

        羽赫閃爍著流動火焰般的光芒,像燒盡的蝴蝶般從半空中墜落而下。


        「董香⋯⋯董香醒醒⋯⋯」

        依子的聲音⋯⋯

        「董香醬沒事吧?」

        這是永近的聲音。


        董香猛地坐起,然後馬上又被依子的熊抱撞回床上。

        「董香⋯⋯董香⋯⋯對不起⋯⋯」依子整個人亂七八糟,原本可愛的臉都哭得皺在一起了:「我不知道⋯⋯我一直都不知道,害董香吃了那麼多不能吃的東西,還讓妳為了保護我受了那麼多傷⋯⋯」

        董香完全做不出反應,全身都僵住了,想回抱依子卻軟弱的抬不起手來。

        啊啊,沒事就好,沒事就太好了。是被四方救回來了吧,畢竟是在家附近出的事⋯⋯


        事後回想時,董香覺得自己當下完全感覺不到痛。

        只有很多很多的放鬆,滿滿的感激,還有心底微酸的痛楚。


        那個時候,她透過依子顫抖的肩膀,看見永近眼神中的落寞。

        就好像說著「金木你倒是也老實告訴我啊,我也會像這樣接受你的」一樣。


--


        金木那傢伙曾經考慮要回來安定區。

        所以重新打造一個歸處,即使機會再怎麼渺小,或許總有一天會重逢吧。


        抱著非常微弱的希望,董香提出了咖啡店重新開張的要求。

        四方不置可否,而永近卻十分的支持。

        「我真想念金木泡的咖啡味道啊,只有他泡的才不會苦⋯⋯啊,董香醬,妳記不記得他曾經拉花過一隻貓給我?」

        「那傢伙還怕你發現那杯咖啡是他泡的呢。」

        「笨蛋啊他,當然看得出來了。」


        現在就算提起那傢伙,好像也不會像以前那麼痛了。

        時間像雨水般沖刷了所有傷痛,並不是消失了也不是痊癒了,只是因為冷雨溫度太低而被冰封住,單單觸摸表面的話是不會有感覺的。

        「店名就決定叫『RE:』吧。」


--


        收到西尾的消息後,永近就像早就預料到一樣,依然很平靜。

        「那個,就是我在CCG努力的代價啊。」他只有低低的這樣說了一句。


        極凍的大地冰層微微破裂,太陽探出頭來,可是冰冷綿延的雨尚未停止。


--


        ——即使是再怎麼迷幻朦朧的記憶色調,只要擦掉凝結在上面的灰色雨水,也會馬上變得豔麗起來吧?

        雖然下著微弱的小雨,陽光仍然執拗地從窗邊偷渡進來。

        因為有雨聲的襯托,世界反而一瞬間寂靜了。


        那個人又再一次出現,擺著一臉傻傻的表情收了傘,熟門熟路的走進來點了一杯咖啡。

        戴著棒球帽的金髮青年突然從吧台前的起身,拉開了對方面前的椅子。

        「我可以坐這裡嗎?抱歉啊,實在太好奇了——你的頭髮好特別啊,是最近的流行嗎?」

        「欸?我的髮色是天生的喔。」一頭白髮只有髮根轉黑的青年愣了一下,有點害羞地答應了。


        董香閉上眼,微笑著嘆了口氣,將煮好的兩杯咖啡送上。

        在雨停之前,多待一會也好啊。

        

END




最早練手的一篇永研文,因為整整一年半沒寫文所以有點卡卡的。

但是看了Re:16的情報後好期待這個腦洞可以成真啊(英被董香撿走什麼的發展實在太令人安心了

所以重新修了一下發上來。


评论(37)
热度(119)
© 凜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