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愛
*目前已將所有永研文搬運到下列網址,因為調過排版所以比Lofter上更容易閱讀:
http://rinnial.weebly.com/


[凜愛]
台灣人・繁體字注意
寫手/繪師/視覺設計/
Sound Horizon國民/
近期主食東京喰種(ALL金ALL主永研)/
宅腐不拘

噗浪:
http://www.plurk.com/Rinnial_Laurant
 

《【永研/亞、月→研】關於我們所知那人的一次談話》

[關於我們所知那人的一次談話]


#永研/亞、月→研,簡單來說是人人都愛金木,金木只愛英(

#時間點是金木回到20區嘉納事件結束後、決定回古董之前。(漫畫)

#想寫永近跟亞門的情敵關係(?)很久了、但這篇沒有糖也沒有戀愛,情人節報復社會什麼的非常抱歉Orz

#不知道為什麼寫白金木時不管什麼CP,月山都會不屈不撓地跟著出場,所以CP算他一份(。

#我好像每次都在幫喰種的犯罪方式想新花樣⋯⋯


         


         「真是惡趣味的喰種啊,金木君。」

         月山習用筷子玩弄淺盤內的食物——雖然被細細地切做蕎麥麵的大小,仍舊可以從麵體上微微滲出的淺紅色汁液、粗糙的質感和一股濃厚的血味中輕易看出食材的原型。

         看見他一臉欣賞的樣子,金木研擠不可聞地皺了皺眉。

         「的確是很像⋯⋯人類的食物。」

         金木沒有點餐,只要了一杯冰開水慢慢地飲用。他以黑色兜帽蓋住顯眼的白髮,然後將普通的口罩帶上,若無其事地假裝成生病的普通人類,餓了將近一個月的他眼下有著淡淡的黑眼圈,使其在裝扮上更有說服力。

         飢餓使得月山盤中飄散的香氣就像燒紅的鐵條,直直地從金木的喉嚨貫穿到胃部,讓他左側腹部深處疼痛地攪扭了起來。為了幫助自己轉移注意力,他不再看向食物,而是觀察起整座居酒屋的佈置。

         這裡是喰種的地盤,從店門口看進來時只會看見最外邊的吧台和座位,是特意提供給人類用餐的地方,如果經由身為喰種的老闆帶路,就可以進到用簾子隔開、居酒屋深處屬於喰種的第二吧台。

         喰種居酒屋最大的趣味是從簾子內傾聽外部人類的聲音,在選擇中意的人類後向老闆指定「食材」,而後老闆便會誘騙對方進入廚房,然後將之料理成「宛如人類居酒屋料理般的食物」。

         外面的人類吧台與其說是用於欺騙CCG的偽裝、不如說正像是蜘蛛結成的蛛網——閃著晶亮光芒的細線隱沒在空氣中,等著美食主動落入陷阱那般。

         雖然離二十區不遠,但這裡和二十一區的分界線,並不屬於芳村店長的管轄範圍之內。


         「沒想到月山先生也會有興趣吃日式料理,我以為你是洋食派的。」看著老闆端上自豪的「美人串燒」,金木忍著不適感隨意地開啟話題。

         盤上除了人體部件的串燒以外,還以極具設計感的方式擺放了女人的眼珠,眼眸閃爍著妖豔鮮明的紫色。老闆解釋完食用前要記得先將美瞳片剝下後,便匆匆地回去招待第一吧台的客人。

         「金木君這樣說可失禮了,我好歹也是日本長大的,偶爾也會想試試看這般充滿和風傳統的料理。」月山以優雅的方式輕咬一口串燒:「⋯⋯金木君,我現在開始覺得失去這家店太可惜了。」

         「今天不過是來探查的,我正式解決掉對方之前你還可以自己來多吃幾次。」金木悄聲說,眼神依舊冷若寒冰。月山露出了不置可否的微笑。


         布簾掀開,老闆神色緊張地探頭進來。

         「客人,非常對不起,但CCG的搜查官來吃飯了,請暫時不要挑選食材,交談也請小聲一些,非常不好意思。」

         言畢,坐在第二吧台的幾名喰種一瞬間沈默了,有幾人開始坐立不安了起來。

         金木將座位換到最接近簾子的位置,側身傾聽外面的動靜。


--


         ——永近,要不要一起吃飯?

         從升官的第一天被曉問了這樣的問題後,搜查助理永近英良就開始了與20區本部搜查官一同吃晚餐的日子。


         「今天曉小姐不來啊,真是可惜。」他走在亞門鋼太朗身旁,故作輕浮地說道。

         「被她拒絕也不是第一次了⋯⋯應該說會答應邀約反而是少數啊。」亞門露出了某種回憶起心理陰影的表情,掀開了居酒屋的門簾:「永近,這幾天加班辛苦了,我請你喝一杯。」

         「啊——我不太喜歡喝酒啊,不如請我晚餐吧。」

         永近笑嘻嘻地回答。雖然不是不會喝,但總認為保持頭腦清醒比較好。他補充道。

         「這樣啊,那就請晚餐吧。」

         亞門將手中的庫因克箱放下,拿起菜單後開始點餐。


         永近拿出背包裡的資料開始閱讀。

         「永近,已經下班了⋯⋯」剛將菜單交給老闆的亞門回頭一看,有點無奈地說道。

         「嗯,因為最近在思考一些關於喰種的事情,不想中斷思考啊。」對方帶著陪笑的表情回答:「而且也有些細節想跟亞門先生討論⋯⋯」

         「啊、什麼部分?我是不介意下班後討論工作上的問題啦。」亞門打開烏龍麵的碗蓋,熱騰騰的蒸氣隨之溢出。

         「在上次你們去調查嘉納之前,亞門先生有提到過吧,『移植了喰種內臟的人類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我最近在思考這樣的問題。」永近看了看四周,吵鬧的人們和乾杯的聲音淹沒了整個空間,於是他就沒有特別壓低聲音了。

         「啊啊⋯⋯這個啊。」

         亞門別過視線:「我在猜測,僅僅是猜測,也許真的會變成喰種也不一定,雖然是很難以置信的說法⋯⋯」

         在嘉納研究室裡遇見的安久姐妹那單邊的赫眼,是亞門心中揮之不去的謎。

         曾經在CCG待過,擁有極佳成績的雙胞胎,過去絕對是百分之百的人類,然而⋯⋯

         「亞門先生,我好奇的是,既然喰種無法吃下人類的食物,那原本是人類的人若是被轉變成喰種,再也無法食用過去習慣的食物,而不得不為生存去捕食過去的同類,這樣是否該被CCG判定為『有罪』?」

         永近英良靜靜地問道。


         「⋯⋯這種事,我現在還回答不出來。」

         亞門握緊筷子,艱難地從口中擠出字句:「但是我確實遇過⋯⋯不願意吃人類的喰種。」

         「⋯⋯那、亞門上等是怎麼看待他的?」


         ——我已經不想再吃了。

         戴著「眼罩」的喰種,從第一次見面時就無法忘記的鮮明存在。

         哭泣著說「不要讓我成為殺人犯」的眼罩、即使陷入無理智的瘋狂也只將「新」啃食殆盡的眼罩,亞門總感到那人持有他一直以來追尋著答案。

         如果是不殺他的眼罩,是否可以回答出「神父」放過「鋼太朗」的原因?

         是否可以解釋「喰種」並不是單純只知食慾的殘暴怪物?

         是否可以⋯⋯證明「神父」確實是有對他抱著「親情之愛」的可能性⋯⋯?


         無論答案肯定與否,追尋眼罩已經變成單純的一種執念、想了解眼罩、想見到他,即使只有一次和平對談的機會也好——


         「我很想知道⋯⋯他的故事。」

         亞門發自內心地說。

         據他所知永近並不是仇視喰種的人,如果換作其他搜查官,大概會因為他的答案而憤怒吧。

         「嗯,不吃人的喰種,身上的故事的確會讓人好奇啊~不過亞門上等是怎麼知道對方不吃人類的?」永近轉過頭來直視他,雖然語氣輕鬆,但眼神卻毫無笑意。

         「我⋯⋯」

         不吃人類也許只是亞門的一廂情願,事實上他肩膀被眼罩咬出的傷痕依舊清晰可見。

         但他還是寧願相信眼罩,理由只是、他薄弱到不行的直覺。

         「我被他打敗時,對方竟然要求我離開⋯⋯他要我『別讓他成為殺人犯』。」那一晚哭泣著的眼罩,現在仍舊能鮮明地憶起。他發現自己的手在顫抖著。

         「⋯⋯大概是、某個善良到像傻子一樣的傢伙吧。」永近英良終於夾起了第一口麵條,在喧嘩的居酒屋中低聲說了一句。

         「永近?」

         「吶亞門先生,如果是不願意吃人類的喰種,也會被判定有罪而後殺死嗎?」

         「那是當——」然⋯⋯不,一定是這樣嗎?

         「是理所當然的嗎?」

         亞門一時語塞。

         永近的語氣非常淡然,卻隱隱藏著可以冰凍一切的寒冷怒氣。

         共事了一陣子,這是第一次聽見永近用這樣的語氣說話。

         「⋯⋯我會、盡可能將他送入監獄,爭取不殺死的機會⋯⋯吧。」

         「亞門先生,若是原本就是人類的人呢?殺死也是理所當然的嗎?」

         亞門覺得自己後背出了一身冷汗。


--


         「金木君,冷靜點。」

         月山習承認,他從再一次見到白髮的金木以來,已經對其精神不穩的狀況見怪不怪,但絕對沒有見過像今日這樣徹底潰堤的金木君。

         「⋯⋯英、在CCG?英他在⋯⋯說?喰種?人類?」

         從半小時前就斷斷續續重複著類似語句的金木研,用空洞的眼神凝視著前方虛無的空氣,雙手環抱著顫抖的身體,像在恐懼著什麼一般。

         一如兩邊不等重的天平,只要有人多碰一下上面的砝碼就會全面傾倒。外面還有CCG的人員,月山判斷在這種情況下絕對不適合再刺激金木的精神狀況,便不再碰盤裡的人肉料理。

         「金木君⋯⋯?」對於主人口中「英」究竟是誰,月山越發興趣濃厚了。

         對於任何未知的金木君都抱持著強烈的好奇心,這就是現在樂於被「心中極致的美食」控制的月山習,雖然是前所未有的不滿足狀態,他卻沉浸於這種求之不得的追逐關係、陶醉在追逐罕見食材的美感意識之中。為了金木君放棄任何過去的堅持都是可被接受的,只要還能繼續亦步亦趨地跟隨在世界極品的美食身邊,月山就不會停下追逐的腳步。

         不過在此之前,還是要先讓金木君恢復冷靜才行。


         一名喰種已經在簾子後方觀望了好一陣子,月山盯著他,邊思索著該用什麼方式安安靜靜地解決掉而不引發暴動,在不確定主人失控的原因時,他只能猜測金木的不穩或許可以靠進食來稍微改善。

         即使對方是個矮胖不修邊幅的中年喰種,不過金木君不像自己那樣挑食,嗯,雖然不想讓金木君總是吃這種難吃的粗食⋯⋯

         「老闆。」

         那名喰種躲在簾幕後招呼著,而老闆不是很情願地走了過來。

         「客人,外面還有搜查官在,您知道不能冒這個風險⋯⋯」

         「但老闆,搜查官以外的人類都走光了,再說搜查官旁邊那個金毛的小子看起來很好吃,又沒帶箱子,他們也快走了,能不能想個辦法——」


         砰。

         金木忽然站起身來,原本坐的椅子倒在地上滾了幾圈,口罩上方的雙眼惡狠狠地盯著中年喰種。

         「金木君,Be cool?還有搜查官在哦。」月山伸手輕拍著對方。

         「客人!外面還有搜查官在啊!」老闆氣急敗壞地用氣音說道:「請不要在我們店裡添麻煩⋯⋯」

         金木卻只是盯著那名喰種看,無視四周此起彼落的勸阻聲,似乎在等待時機。

         月山試了幾次後便放下手,微笑了起來,殘暴的金木君也好、溫柔的金木君也好,全都美得令人震懾不已,而他只要靜靜地欣賞便心滿意足了。

         如今正掀開一角的「過去的金木君」,也必定是藏著珍貴價值的無上寶藏啊。

         月山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門外傳來店員的「謝謝光臨」,中年喰種憤然地開口:「連搜查官都走了!一個人類都沒有!我還餓著呢——」


         鮮紅的鱗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喰種釘在居酒屋的牆上。

         散發著殘暴氣息的金木迅速逼近對方,口罩上左眼變得血紅。


         「吃掉英什麼的——想都別想!」

         他湊到喰種面前,狠狠地給了他一拳。

         「他、是、我、的。」


--


         幾日後,CCG派遣搜查官來居酒屋原址進行調查。

         「來了好幾次竟然沒發現是喰種開的居酒屋,也真是搜查官失職啊、亞門上等。」真戶曉冷冷地諷刺道。

         「的確是失職⋯⋯」

         就在亞門和永近來過的當晚,喰種所經營的居酒屋遭受了全面的破壞。像是在發洩、哭喊著什麼似的,連建築屋都被拆碎成一片片廢墟,現場存留的皆是殘缺不全的喰種遺體,採集到的赫子分泌液已經在第一時間送去檢驗了。

         「是『鱗赫』啊,跟喰種餐廳的屠殺不曉得有沒有關係⋯⋯啊,人類的傷亡是零,事件中被殺害的全為喰種,就這點來說和餐廳事件確實是很相似⋯⋯」

         曉翻閱著手中的資料,喃喃猜測著各式各樣的可能性。

         「⋯⋯鱗赫?難道、是⋯⋯」亞門鋼太朗凝視著廢墟內部的某一點,以極其微小的聲音自言自語。

         永近英良脫下帽子整了整頭髮。

         以比任何人都寂寞的語言,對著無法傳遞心意的友人一次次的勸說著。


         「總有一天,要讓你平安無事地回到陽光下。」

         將鴨舌帽重新戴上,壓低帽簷遮住自己的表情,永近英良輕輕地笑了。


END

------------------
和亞門對話時發怒的英其實是吃醋的表現。(自己說)


评论(18)
热度(75)
© 凜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