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愛
*目前已將所有永研文搬運到下列網址,因為調過排版所以比Lofter上更容易閱讀:
http://rinnial.weebly.com/


[凜愛]
台灣人・繁體字注意
寫手/繪師/視覺設計/
Sound Horizon國民/
近期主食東京喰種(ALL金ALL主永研)/
宅腐不拘

噗浪:
http://www.plurk.com/Rinnial_Laurant
 

《【永研】鎖喰い(上)》

鎖喰い(食鎖)


注意:永近OOC

#全篇虐,結局永研HE,虐琲世。





         佐佐木琲世最近很煩惱。

         ——新來的永近英良三等似乎對他不是很友善。


         永近英良,搜查二課的見習搜查官,級別是三等。之所以多了個「見習」,是因為這人加入CCG的方式十分特殊——似乎由於先前有過搜查輔佐的工作經驗,加上二課的丸手特等十分賞識,搜查官職業學校念了一年還未畢業就直接被推薦進入搜查二課,只是上頭礙於永近沒有實際功績就直接加入重要作戰指揮班,而給了個「見習」的職稱罷了。

         得知永近三等正要挑選一位上等進行實戰學習時,真戶曉一把將對方搶來庫因克斯班,為此不少上等搜查官怨聲載道。

         「他以前就在我手下當搜查助理,跟我最熟,諸位有意見嗎?」

         曉用異常陰冷的眼神瞪視著竊竊私語的上等們,琲世在她身旁嚇出了一身冷汗。

         這人如此炙手可熱也有另一個因素——據說對方在三年前「殲滅梟」的大型作戰中詭異地失蹤,再被CCG救出時,在最危險的24區待了整整一年。

         即使是強大的搜查官也隨時可能一命嗚呼的「地下迷宮」,那位永近三等僅僅是搜查助理,既沒有持有庫因克的權限,也從未受過打鬥訓練,竟然在24區沒有救援的情況下存活了整整一年,光這點就足以成為整個CCG(僅次於有馬特等)的傳奇人物了。

         也因此,沒有任何搜查官質疑他直接被升入搜查二課一事,甚至當這名有著燦爛金髮的開朗搜查官經過時,不少大叔還急著想介紹自己的女兒給他。

         「啊哈哈,我還是免了吧,等25歲之後再來考慮這種事。」聽說面對眼神晶亮的搜查官爸爸們時,那名青年抓抓頭笑著婉拒了。


         由於這人的傳奇性太高了,知道對方願意加入庫因克斯班時,琲世是十分期待的。

         在那之前他沒什麼機會見到永近英良本人,只隱約覺得這個名字格外地有親切感,然後聽說對方的頭髮金光閃閃這樣而已。

         「啊啊啊曉小姐,超久不見了好想妳啊抱一個——」

         「你滾。」

         第一次見面是在曉的辦公室,琲世在聽到門外有動靜正想出門一探時,就聽見了這樣的對話以及真戶拳發功的聲音。

         「⋯⋯」

         那時候他邊流著冷汗邊慶幸,這麼開朗的人應該不會太難相處吧?

         「那麼我進來了——」

         「要進去就快。」

         辦公室的門打開,綁著金髮小馬尾的俊秀青年露出了笑容,扯了扯白色襯衫上的黑色領帶;曉則在後面微微蹙著眉頭,不知道為什麼露出了有些擔憂的表情。

         「好久不見啊!應該很驚訝吧?我會出現在這裡這件事。」

         面對青年開朗的招呼,琲世疑惑地歪了歪頭。

         「⋯⋯抱歉,我以前見過永近先生嗎?」

         永近的笑容僵住了。


         「嗚啊啊啊曉小姐,我是不是給他有了什麼不好的印象⋯⋯」

         永近走後,琲世趴在曉辦公桌上假哭,然後被真戶拳一拳打在腦門上。

         「那傢伙只是認錯人,你不要太在意。」曉冷哼一聲,撇開視線不願直視琲世紅通通的雙眼,哭聲是假的,但想哭的心情是真的啊。

         「可是那之後他的態度好像很失望⋯⋯」

         「叫你不要太在意,以後還是同事,不會一直這樣的。」曉難得放柔語氣,還用手稍微揉了揉他剛剛被揍過的地方:「大不了請他去吃晚餐,以前我也用這種方式跟上司聯絡過感情。」

         「嗚啊,那曉小姐可以少加點班嗎?」而且曉小姐又不是不知道,請晚餐這種事對我很為難啊。琲世再度欲哭無淚。

         「不行。」


         ——那時,在他問出那句話後,永近三等的眼神完全冷下來了,之後的引薦也就是走個形式,琲世可以一眼看出永近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自己身上,草草自我介紹過後他就直接摔門離去,面對這種無禮的態度曉卻沒多說什麼,只是稍微查看一下門有沒有被摔壞而已。

         然而,琲世非常在意,在意的不得了。


----


         那之後一起工作的日子更加難熬。

         永近明明和其他QS班的孩子們處得不錯——瓜江對他24區存活的事跡敬佩到對話都用敬語、和不知則是互相開玩笑(不少低級的笑話,例如談論不知放出赫子的感覺之類的),也教了六月好幾招智取應敵的方法(似乎對六月君的眼罩很在意的樣子);最驚人的是,甚至連才子他都能收服得服服帖帖(那個小才子居然為了和永近聊遊戲而早起到CCG上班!);跟曉原本就是熟人,所以相處上也是如魚得水。
         ⋯⋯然後,就只有琲世,完全被冷落在一邊。


         看著QS班都快奉永近英良為老大,自己這個指導者顏面無光,琲世苦得都想代替小才子回家宅著,乾脆當個宅女、啊不對是宅男算了。

         「今天把這些資料處理完就能下班了,搜查從明天開始。」真戶曉放下手上的筆,對著整個辦公室難得到齊的QS(加永近)宣布道:「我們都還沒舉辦過永近三等的歡迎會,今晚晚餐請各位大吃一頓怎麼樣?」

         「支持——!」不知跟才子第一時間喊出聲,對這兩人食量熟悉的琲世一時擔憂起曉的錢包,不過少了自己那份大概可以少花一點吧。

         「也不錯。」瓜江點點頭。

         自從永近加入後越來越和樂融融的真戶班,琲世卻覺得自己越來越不屬於這裡。

         既然如此自己還需要去嗎?身為半喰種不能吃人類食物這件事這裡只有曉知道,反正也被對方討厭了,這樣的自己去了還不用餐恐怕會破壞歡迎會的氣氛吧。

         琲世偷偷瞄了一下永近英良,但對方看都不看他一眼。

         微微的酸意和失落揪住了琲世的胸口,他清楚自己一點也不討厭永近,不如說從第一眼見到對方開始,他就認定這個朋友非交不可——永近一開始的笑容、那頭燦爛的金髮、說話的方式跟開玩笑的語氣,甚至是收服QS班的手段全都讓他欽羨不已,那個人大概就是那種會吸引人群待在身邊,光芒四射的類型吧。

         再怎麼想好好相處,終究事與願違,對方一點也不喜歡他。兩人連公事上的對話都硬邦邦的,彷彿兩人間有過搶走女友那種深仇大恨一般。

         對這個情況曉也沒有特意想促進兩人的關係,還似乎默默地將兩人工作上的交集排開,只要想到這安排可能是永近私下要求的,琲世便覺得自己心口不住地發涼。

         但他仍然想不起來曾經在什麼地方見過永近。

         「曉小姐,我就不去了吧。」

         琲世落寞地抱著資料起身,向坐在最前方的曉鞠了個躬。

         「答案是不准。我沒有要你吃太多,但禮節上歡迎會缺席可是不行的。」

         曉冷笑地回答,永近轉過頭看了佐佐木琲世一眼,那眼神冰涼得毫無溫度可言。

         琲世覺得一顆心寒到谷底了。


----


         「永、永近先生⋯⋯」

         在開車載永近和六月(其他人坐曉的車)前往餐廳的路上,琲世有點艱難地開口了。

         「嗯?」

         坐在他左手邊的永近冷淡地應了一聲。

         「那個,我很抱歉,但我遭到意外失去了記憶,如果以前我們認識的話,真的很對不起⋯⋯」

         「你想多了。」

         車裏陷入一片冷寂的沈默,六月君大概也嚇得不敢開口吧。琲世在心中嘆了口氣。

         在他看不見的死角,永近英良的眼神暗了下來。


         琲世一到餐館便躲到了最角落的位置,然而座位在曉刻意為之的安排下,永近坐到了他的對面。

         單方面不合的兩人開始大眼瞪小眼,尷尬得連空氣都凝結了。

         「我要叫酒,有人有意見嗎?」曉高聲宣布。

         「曉小姐還是不要了吧⋯⋯?」琲世有點勉強的勸告道,但此時對面的人也站了起來。

         「我這裡也要一瓶!不,請給我兩瓶啤酒!」

         ⋯⋯永近先生的酒量應該還不錯吧?


         中等價位的定食料理上了桌,熱氣蒸騰中大家開始埋頭吃著各自的晚飯,只有佐佐木琲世的桌前放著味噌湯和一碗白飯,還有一杯無糖黑咖啡。

         對琲世來說,身在充滿美食的餐館裡和人類被丟在垃圾場中無異,他屏住呼吸,一臉苦相。光是想到要把眼前這種和砂粒沒兩樣的東西吃下去就已經想吐了。然而考慮到即使以身體不適為由,完全不吃飯也實在太可疑了,尤其是曉警告過永近的觀察力很強,要他儘可能隱瞞身為喰種的事。

         隱瞞也好,永近先生知道他是喰種恐怕會更加厭惡吧,不管怎麼樣表面功夫一定要做足才是。他將湯匙伸進味噌湯中,撈起一塊和白黏土沒兩樣的豆腐,憋著氣嚥了下去。

         「喂,那個。」永近冷淡的聲音傳來,桌邊擺了剩下一瓶半啤酒。

         「怎、怎麼了?」

         琲世忍著噁心假裝嚼了兩口,被腐朽氣味逼紅的雙眼淚汪汪地看向他。

         「⋯⋯我今天很餓,你飯吃不下的話我可以幫忙。」永近停頓了一下才開口,說這話的時候還是維持著一貫的臭臉,還隱隱飄散出一股酒味。

         「啊、啊,十分感激!」

         琲世將一口都沒動到的白飯遞給他,暗自感謝他無心之中的解圍,然後捧著黑咖啡喝了起來。

         永近英良,上井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和自己同年啊⋯⋯

         到哪裡都散發著太陽般熱力四射的活力,不管是整理資料或分析情報都極有效率,加上對方那傳奇的24區存活事跡,論功績論人脈,更不用說領導能力了,怎麼想都和自己不是同一個等級的人。

         被討厭也沒辦法,除了工作外他沒有任何理由去接近對方,就算⋯⋯他們以前真的認識過,關係大概也早就被現在的琲世毀了。然而從第一眼見到時就滿溢於心的憧憬,卻又讓琲世無法不去注意對方的一舉一動。

         不過,只要一想到永近先生面對任何人時都充滿了笑容,唯獨對他如此冷漠,明顯問題就是出在自己身上,而非對方的性格本就如此,就不由自主地感到低落。

         用餐時間差不多接近尾聲了,身邊的QS們開始拿曉的酒來互相乾杯,熱切地討論著哪一種料理比較好吃(瓜江沒有參與),聽著興高采烈的討論聲,他才忽然明白這些確實都是與他永遠無緣的人類世界。

         「這家咖啡、好苦啊⋯⋯」思及此,咖啡酸苦的口感突然一股湧上梗在喉嚨,琲世有點酸澀地喃喃自語道。

         「我以前也很討厭喝黑咖啡。」

         永近突然開口,眼神望著琲世的咖啡杯:「不管哪家咖啡店煮的對我來說都苦得要死,比起來還是卡布奇諾好多了。」

         「啊⋯⋯是嗎。」黯然地放下咖啡杯,對於只能享受無糖黑咖啡的喰種來說,永近英良這番話就像是在否定現在的琲世一樣。

         「不過有個朋友煮的很不錯,只是後來喝不到了。」永近似乎有點醉意,話匣子也開了似的滔滔不絕起來,原本面對琲世時的他從不談公事以外的事。

         這樣也不錯啦,稍微了解永近一點也好,就算永遠當不成朋友,佐佐木琲世還是很想多認識永近英良這個人。

         「怎麼回事?」

         「那個笨蛋,失蹤了不回來,後來就死了。」永近邊喃喃自語邊灌下一大杯啤酒,筷子從手中落下,跟空碗發出清脆的撞擊聲:「我真傻,現在還巴望著靠著努力還能讓他活回來,真是⋯⋯煩死了!」他說完將玻璃杯用力撞到桌上,桌上其他人都轉過來看了一眼。

         琲世被那個力道震了一下,吶吶地說:「這樣啊,我很抱歉⋯⋯還請節哀順變。」

         對話進行至此,兩瓶啤酒已經全空了。雖然從來不曾喝過酒,但琲世有幾次面對曉喝醉發酒瘋的經驗,酒這種東西會讓一般人類失去理性、不小心說出真心話這些事他還是知道的。朋友死了大概是永近的真心話,讓朋友活回來什麼的大概就是胡話了吧?長期跟身邊總是痛失親友的搜查官相處下來,琲世也已經對這種喝醉痛哭的情況見怪不怪了。

         「可惡——」不過永近並沒有哭,只是發完牢騷後猛地趴下來,然後沉沉地睡著了。

         ⋯⋯有點意外,永近先生的酒量好像不怎麼樣啊。


         「永、永近英良,泥、泥這小子失蹤這麼久!」

         長桌的另一邊,曉也開始打起了酒嗝,突然拍桌起身,害六月透手忙腳亂地幫她把沒吃完的湯碗扶正:「快、快給偶跟琲世那個笨蛋好好相處知道嗎!」

         曉搖搖晃晃地從另外一邊步履蹣跚地走過來,然後對著睡著的永近耳邊大吼。

         「曉小姐你醉了⋯⋯」

         雖然有點感動,但永近先生根本沒在聽啊。琲世悲痛地想著。

         「偶才沒醉⋯⋯永近混蛋居然用裝睡來逃避!琲世泥送他回家!偶咬跟QS回去!」曉(完全不知力道輕重地)拍了永近好幾下,發現叫不醒後轉而對琲世口齒不清地發火。

         琲世苦笑著點點頭,看著QS班聽到曉最後一句後刷白的臉色,難得覺得心情好了一些些。


----


         也幸好餐廳在平常的生活範圍內,琲世把車開出來載永近,讓QS們用步行送曉回家。

         「永近先生、永近先生,你家在哪裡?」

         再不忍心吵醒酣睡的永近,他也得問出送回去的地點才行。

         「⋯⋯20區⋯⋯、木的家⋯⋯」

         「地址呢?」

         「⋯⋯。」

         來來回回問了好幾遍,他才終於完全聽懂永近咕噥著的地址。不知道為什麼,琲世覺得那個地址腦海裡似乎有點印象。

         也許他們過去真的認識也不一定。

         他安靜地向有段距離的20區駛去,下定決心非要挽回和永近英良的關係不可。


         「呼、呼啊。」

         將永近背上樓對體能良好的琲世來說不是什麼困難的事,但從一踏進這間屋子開始他腦中就一直隱隱作痛,不知道是不是吃了人類食物的關係,全身上下都不舒服了起來。

         他喘了幾聲,本來想問問永近臥室在哪,然而身體卻自然而然地往其中一間房間走進去,彷彿對這裡十分熟悉一般。

         ——沒錯,這間房子有濃厚的既視感,從一進門,他腦海裡就非常清楚這間房子的佈局。

         將永近安放到床上後,忍耐嘔吐感已久的他便不假思索地衝去浴室,將喝下的味噌湯全數吐了出來,然後在洗完臉抬頭看向鏡子時,猛然愣住了。

         「這裡的鏡子應該是破掉的」這種莫名其妙的印象出現在腦中。

         鏡子裡映射出的雙眼是人類的眼睛,但他自知一旦體內的力量暴走,就會顯出單邊的赫眼。

         「我好像⋯⋯在這裡也做過嘔吐人類食物之類的事?」

         我的確是⋯⋯認識這個地方。


         懷著疑惑,琲世輕手輕腳地回到臥室察看了一下永近的狀況。

         正思考要不要幫對方換上睡衣時,本來在熟睡的永近突然伸手拉住他襯衫的一角。

         「⋯⋯那個,你、幫我看看⋯⋯隔壁房間有沒有鎖、好、拜託⋯⋯了⋯⋯」

         「啊,好。」

         沒有多想,他離開臥室,走到了隔壁的房間門口。

         房門一推就開,確實是忘了鎖上啊。

         「唔⋯⋯」

         本來應該要幫永近先生反鎖的就離開的,但在對於永近英良、對於整棟房子的好奇心驅使之下,琲世小心翼翼地偷偷進入了房間。

         房間裡沒有亮燈,只靠著客廳的燈光微微照亮腳邊的地面,黑暗中隱約能看見大量的書籍和紙本資料凌亂地散落在地上,他開始在牆邊摸索開燈的開關。


         ——碰。

         房門被猛然關上,琲世立刻陷入了一片漆黑。

         「等等!?」

         在手摸到燈光開關的同一時間,喀嚓一聲,門鎖被某人鎖上了。


         永近先生把自己鎖在裡面⋯⋯?怎麼會?

         打開燈光,房間亮起的一剎那,琲世抬起頭,視線直直地對上自己的臉。


         失蹤協尋!上井大學文學部 國文科二年級生・金木 研

         鮮黃色海報上,更加年輕的「佐佐木琲世」笑得一臉溫和。

         原本一直在隱隱作痛的頭一秒炸裂開來。




评论(9)
热度(88)
© 凜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