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愛
*目前已將所有永研文搬運到下列網址,因為調過排版所以比Lofter上更容易閱讀:
http://rinnial.weebly.com/


[凜愛]
台灣人・繁體字注意
寫手/繪師/視覺設計/
Sound Horizon國民/
近期主食東京喰種(ALL金ALL主永研)/
宅腐不拘

噗浪:
http://www.plurk.com/Rinnial_Laurant
 

《[永研]Case & Case ①》

其實原本只是想發在一起的兩則架空小段子來著,結果越寫越長乾脆就分兩篇發了......(反正兩則本身無關連XD)
當我一直在寫段子就表示我的本子卡文卡得很嚴重、已經卡了快一個禮拜了.......(掩面哭)



Case ① 
    A Designer Case(設計師案子)

        #永近總裁X設計師金木

        #霸道總裁愛上我(喂



        門鈴輕輕搖晃發出清脆的叮噹聲。

        永近英良推開咖啡廳的門,一眼就往店最深處的角落看去,塞在角落裡的小桌被發著蘋果光暈的筆電和幾杯空掉的咖啡杯佔得滿滿的。

        他熟門熟路地踱到對方桌邊,不請自來地拉開椅子坐下。

        筆電後頭的黑色腦袋瓜微微抬起,憔悴無比的臉龐被螢幕發出的微光照得有些詭異。

        「喲金木,」永近率先打了個招呼,看著摯友把筆電微微移開,眼皮下繞著兩圈又大又深的黑眼圈。

        永近嘆了口氣,苦笑道:「又熬夜啦?」

        「啊啊,這次的客戶實在⋯⋯」

        金木揉了揉眼,咕嘟咕嘟地把最後剩下的半杯咖啡吞掉,開始連珠砲似地抱怨:「不斷、不斷地要求修改,攝影師小姐提供的照片也一換再換,主題都還沒敲定就要求我先排出版型給他們看看,又要求不用假圖假字,文案還要我自己湊字上去⋯⋯對方一直表示自己要求完美,所以不斷要求修改,英不覺得這些要求太不合理了嗎!」

        他邊哀怨邊用左手手指敲著桌子,永近瞄到他握著繪圖筆的右手正微微地顫抖。

        「金木,咖啡喝太多會心悸喔。」伸手揉了揉摯友辛勤工作的右手,永近笑嘻嘻地勸告:「因為對方是有錢的大客戶才敢這樣囂張啊,像這個案子的價錢做完應該可以幾個月不用工作了吧?」

        「就算這樣,還是要給我點人權吧。」金木搖搖頭:「我已經三天沒得睡了,不靠咖啡因怎麼撐得下去。」

        「所以案子的詳細內容是什麼?」永近興致勃勃地問,向服務生叫了一杯卡布奇諾。

        「每次都覺得英比我更有熱忱⋯⋯」金木深深地嘆了口氣,要不是永近不得不接掌家族企業,他一定把這位從小到大的摯友挖角到自己的工作室幫忙。

        他點開資料,揉亂了一頭黑色細髮,開始跟對方解釋:「是一個叫月山習的名模——好像是個在業界當紅的男裝模特兒吧?對方的專屬攝影師過來接洽,說要做一本出道三年紀念寫真集,不過主題一改再改實在很困擾⋯⋯」

        「我好像有聽過,那個法日混血兒挺有名的。」

        店員送來卡布奇諾,順便將金木手邊的幾杯空咖啡杯收走,永近拿起杯子啜了一口:「我說啊,看那個杯子的數量,金木你該不會已經在這裡生根整整三天了吧?人家咖啡廳也要打烊啊。」

        「當然不是啊,我剛才送走那個男模和他的攝影師。」

        金木重重地將頭撞到桌上,只差沒流下兩條寬闊的瀑布涙:「之前都是和攝影師接洽,原本今天約好要作主題的最終確認,結果男模本人突然間說要來⋯⋯」

        「欸?所以你見到本人了?」如果早點來就好了——永近可惜地說道。

        「嗯、本人⋯⋯意外地可怕。」

        「有什麼好可怕的啊?難不成他調戲你?」金木委靡的樣子讓永近開始想辦法逗笑他。

        「對啊。」

        結果卻得到了這樣的回答。

        永近的臉色一秒刷白,他瞪大雙眼整個人都直起了腰,不可置信地大喊。

        「什麼!他真的調戲你!?」

        「英小聲點,大家都看過來了!」金木緊張地用氣音催促他。

        永近憤憤地閉上了嘴,用眼神示意金木講清楚來龍去脈。

        金木不知道今天已經嘆了多少氣了,不過為了安撫對面忽然炸毛的摯友,他還是耐心地將事情經過娓娓道來。

        「怎麼說呢,他一進來就直接坐在我旁邊——攝影師掘小姐坐英你現在坐的位子——然後他就開始對我東聞聞西聞聞,有時候還奇怪地喘著氣⋯⋯」金木一回想起先前的狀況立刻滿身雞皮疙瘩:「重點是談到一半時,那個人還突然站起來一臉陶醉地大喊出『這次的寫真集主題就用『美食』吧,詮釋出猶如金木君這樣的珍饈美饌在我心中究竟有多美——啊啊、那無比的美之靈感已然充滿我的心靈!金木君你~~真是我的繆思!』這種跟前面的討論完全沒有關係的結論!」

        「最後他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一束玫瑰花塞給我,離去前還拋了個飛吻⋯⋯」講到最後

金木羞恥地雙手遮面渾身發毛:「另外還說了些像『請用金木君這雙手為我編造出最美味的版面,讓我看到裡頭每一條細線時都能想起你的美好』、『金木君身上的香氣猶如世上最美的珍饌,願意讓我品嚐一次嗎?』之類的話⋯⋯」

        「重點是,攝影師掘千絵小姐居然說一切依那傢伙的意思走!照片要全部重拍內容全部重寫,那我這幾天沒日沒夜地準備提案到底是為了什麼!」


        對面的永近已經黑了臉。

        情敵,絕對是情敵,對方還是模特兒等級的混血帥哥,這實在太危險了、真是最糟糕的情況啊可惡,再拖下去不是辦法,金木不可能永遠等我的。

        長年執掌家族企業,面對過各種風風雨雨的永近很快說服自己冷靜了下來,情場如商場,現在開始要步步為營,加油!永近英良!都暗示了這麼多年了,不能在最後關頭付諸流水啊!

        「聽起來還真是個討人厭的委託人哪?不如放棄這個案子吧?」第一步先讓金木確認自己討厭對方開始。永近開始在心中規劃起追愛企劃。

        對面的金木歪了歪頭,莫名地認真思考起來。

        「⋯⋯其實除了變態這一點外,月山先生也不是那麼一無可取啦。雖然要求很多又很繁瑣,但對方的美感真的無可挑剔呢⋯⋯有好多我沒想過的創意、在用色上也比我大膽很多、有好幾個對標準字風格的建議都很值得參考,另外對書的品味也跟我很像,只要別一直騷擾我的話應該可以變成不錯的朋友⋯⋯」

        永近心中警鈴大作。

        「可是變態這一點的確很困擾耶?」永近用咖啡的攪拌湯匙指向金木:「有品味這種優點怎麼想也不夠抵掉變態的缺點啊,金木不覺得比起被癡漢纏上,少賺一點錢好像是個比較好的選擇嗎?」

        金木困擾的笑著擺擺手:「不行啊英,之前跟這間公司合作很久了,現在突然推掉以後會接不到案子的⋯⋯」

        永近瞇細雙眼,向前傾身、用手小心翼翼地推開筆電。

        「⋯⋯金木,如果你擔心不接變態寫真集會沒工作的話,我這裡其實有個想拜託你做的案子喔、價錢不會少的,以後要固定合作也沒問題。」

        「什麼案子?」金木側了側身子讓自己正對著被移位的筆電,繼續比對螢幕上軟體的參考線以便將字準確地放到欄位裡。

        「婚宴的整體形象設計喔。」

        「誰的婚宴?」一邊尋找適合內文字型的金木隨口問道,拿起剛送來的第七杯黑咖啡喝了一口。

        「我的。」

        金木口中的咖啡全部噴了出來。

        「什、什麼?!」

        不可能啊,英要結婚這種事自己怎麼可能到這時候才知道?

        雖、雖然說對方是大公司的總裁,就算依著家族意思突然跟某個大企業家的女兒結婚也不意外,但這消息也太突然了吧?明明還是二十幾歲的大好青年,不必這麼急也沒關係吧?而且英怎麼現在才告訴我⋯⋯

        金木原本因為熬夜而混亂的腦袋現在更是徹底纏成了一團毛線球,他驚嚇地瞪大眼盯著從小一起長大的摯友看。

        「英⋯⋯怎麼現在才告訴我啊?」

        「啊、當然要先讓你知道啊,」永近理所當然地表示,雙手一攤:「是說我也還沒求婚啦。」

        金木難以置信地盯著他,吞了吞口水,咖啡的酸苦餘韻在喉嚨卡得難受。

        「你連人家願不願意嫁給你都還不知道就先找設計?」

        「嗯,我想早點跟對方討論一下整體的風格嘛~」

        永近似乎對求婚成功一事胸有成竹,彎彎的眉眼像是乘載著全世界的幸福,一點都沒有開金木玩笑的意思。

        看著十足認真的永近,金木感覺自己的心沉到了谷底。

        英要是結了婚的話,就不能這麼常陪著自己了吧⋯⋯不管是熬夜時適時送上的一杯黑咖啡、在心情苦悶時精心挑選播給他聽的舒壓音樂、兩人一起在東京夜裡的繁華街頭喝得酩酊大醉抱成一團散步回家、一起偷偷餵別人家裡一隻黑白色的流浪貓還幫他擅自取名琲世,他們還有好多好多記也記不完,瑣碎卻又親密的故事,不知不覺間記憶裡都是英的身影⋯⋯以後全部都沒有了。

        金木的眼神黯淡了下來。

        原本就已經顫抖得很嚴重的手失去了最後強撐的力氣,繪圖筆滑出指尖敲到鍵盤,螢幕上軟體跳出了詢問是否儲存檔案的對話框。

        金木茫然地誤點到「不儲存」。

        「啊啊啊啊——我的檔案!!!」

        永近露出同情的表情看著金木慘叫著手忙腳亂地救回做到一半的檔案,好整以暇地等待對方恢復冷靜。

        「總之——金木你喜歡西式婚禮呢、還是日式婚禮呢?」

        永近心平氣和地拿起卡布奇諾啜了一口。啊,鮮奶跟糖的比例剛好,甜甜的。

        金木拯救檔案的動作停了下來。

        「這種事為什麼問我!」他忍著不要讓自己語帶哽咽,聲音卻還是不免有點飆高。

        「我剛剛不是說了要先討論一下風格嗎?有了共識之後你要下手設計也比較容易吧?」永近雙手撐著臉,笑嘻嘻地看著對面臉色煞白的設計師。

        「⋯⋯英的意思⋯⋯」

        「啊,就是那個意思。」


++


        那之後過起滋潤生活的金木對此表示:正常不是應該從告白交往開始嗎!為什麼會有人先求婚啊!還用這麼拐彎抹角不老實的方式!

        摟著戀人笑得一臉幸福的土豪永近總裁表示:為了符合總裁的霸道標籤啊,求婚不就要任性嗎?


        (另外,月山先生得到了一本滿溢著甜蜜氣息的完美寫真集,雖然有點傷心金木死會,他依舊送了滿滿的玫瑰到金木家,沒想到隔天就傳出了金木訂婚的消息。)

END


(作者表示,雖然對不起月山先森,可是真的很喜歡看他單戀金木卻得不到的樣子(#莫名的S月山心態))



 
评论(18)
热度(78)
© 凜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