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愛
*目前已將所有永研文搬運到下列網址,因為調過排版所以比Lofter上更容易閱讀:
http://rinnial.weebly.com/


[凜愛]
台灣人・繁體字注意
寫手/繪師/視覺設計/
Sound Horizon國民/
近期主食東京喰種(ALL金ALL主永研)/
宅腐不拘

噗浪:
http://www.plurk.com/Rinnial_Laurant
 

《[永研]Skirt, Dress, Bridal Gown ①》

#又名:金木研人生中的三次女裝經驗

#全程高糖、小心蛀牙O___<

#因為寫得比估計的長所以分三篇發。


① SKIRT(短裙)


    說起來,那是在遇見神代利世前幾週的事。

    一般而言,金木研和永近英良這對幼時好友雖然都對Big Girl的漢堡肉情有獨鍾、也同樣喜歡偷瞄店裡的可愛女孩子,但畢竟那是屬於中等價位的餐廳,他們向來只有在慶祝或是節日時才會放任自己花錢去吃上一頓。

    「英——!你怎麼可以對我做這種事……!」

    金木研,某十九歲文學系大學高材生,猛然發現自己被好友的一封簡訊「今天我請客,下課後Big Girl見」狠狠地欺騙了。

    平時沒事不會特別去吃Big Girl是他們倆的慣例,他早該想到英突然說要請客絕對不尋常……

    「抱歉啊,金木,這是為了接下來一個月份的漢堡排吃到飽餐卷——」

    在餐廳的客人座上,永近英良露出了毫無懺悔的燦爛笑容,看著好友被笑咪咪的店員們簇擁著進入廚房後方。


    ——Big Girl漢堡排吃到飽計畫!只要客人在期間限定內來到店裡穿上店員的服飾並跟店員或客人合照一張,就能獲得一個月份的折扣餐卷!——

    才走到Big Girl的門外,金木就透過玻璃窗看見了巨大的廣告看板立在店裡最顯眼的地方,但是他萬萬沒想到一踏進門就會直接被好友推入火坑……


    「呀啊呀啊,金木先生臉很可愛,應該適合更短一點喔。」

    平時最喜歡的甜美女孩子語調,現在聽起來就像惡魔的呢喃。看著眼前穿著超迷你短裙與性感大腿襪的女性們吱吱喳喳地聊著哪個尺寸的短裙適合他穿,金木背後滿是冷汗。

    我要揍英。我要揍英。我要揍英……

    雖然知道自己就是個只會看書的體能白痴,但揍人一兩拳還是不成問題的,英你這混蛋給我等著……!被大量意圖不軌的女性團團圍住而壓力過大的金木開始腦內暴走。

    「大腿襪還是吊帶襪好呢?啊、絲襪好像也不錯……」

    印有店員名牌的公主泡泡袖襯衫、刻意強調胸部曲線的連身吊帶迷你短裙、還有用吊帶扣緊的大、腿、襪——

    「那個……我還是不要了……這是給女孩子的活動吧……」金木顫抖著,聲音細如蚊蚋。

    「說什麼呢,這個活動當然是故意辦給男性客人參加的啊!」

    (英特別喜歡的)大橋姊姊睜著戴上放大片的水靈靈大眼,用嬌嗔的聲音笑道:「平常都是男孩子看著這樣的我們,偶爾換你們穿給我們看看,不是很有趣嗎?」

    糟了,是惡魔……!這是小處男金木當下唯一的感受。

    「放心啦、金木先生身材纖細——看看這個細腰我都嫉妒了呢——也有超級可愛的娃娃臉,穿起來說不定比我們還適合!」一旁短髮的姊姊也跟著補充道,拿出了金木不太想知道那是什麼、不過一看就是用來塞假胸部的神秘物體。

    「這種話我聽了實在開心不起來……」金木垂頭喪氣地被塞了一堆衣物在懷中。

    「那麼金木先生是要我們幫你換呢、還是自己換呢……?」

    「金木先生!」

    小處男‧從來沒有談過戀愛‧金木研在被一整群香噴噴的女孩子圍繞著不斷逼近中終於崩潰地大喊:「請讓我自己來!!!!!」


    幾分鐘後,金木從更衣室隔間探頭出來,臉漲得通紅。

    「那個……我……可以不要塞胸部嗎?」他小聲地問。

    「不行唷,金木先生的摯友指定說至少要塞到D Cup。」

    大橋惡魔姊姊的一段話把好不容易接受命運的金木再次打落谷底。

    英我一定要揍你——!金木內心悲鳴著。


++


    「永近先生,您要點餐了嗎……」

    故意挑在下午三點半左右店剛開張、人不多的時候來羞恥Play金木的無良摯友永近英良,一共等了大約喝光三杯大可樂的時間,才終於等到店員們一湧而出。

    當面對著玻璃窗的永近聽見背後那熟悉卻異常顫抖的聲音時,他做好了狠狠嘲笑金木然後被金木揍的心理準備,帶著即將大爆笑的覺悟轉過身來。

    「金木……金木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結果、完全笑不出來。

    永近英良徹底地目瞪口呆了。


    明明知道眼前的人是金木的,但是……

    他的視線定格在金木比其他店員還更短一些的飄逸裙子與下方透膚的黑色絲質大腿襪,扣住襪子的吊帶看起來就像意有所指地在白皙的大腿上延伸到被裙子遮擋之處,讓人的目光不由得游移在裙底那藏著秘密的所在。

    再往上一些是柔韌的腰肢,金木的腰本來就纖細,但從來沒有在粉色的布料包裹下看起來如此柔軟,隨著呼吸微微顫動的腹部煽動著眩惑的熱氣。然後是——明明知道是假的——被吊帶裙烘托而更顯高聳的胸部,讓原本還具有青年英氣的身體添上了女體的柔媚感。

    最後是深黑到豔麗的柔黑髮絲,格外分明的框住金木那張熟悉的白皙臉蛋,那上頭淡淡地擦了淡妝,櫻桃色澤的豐唇水潤柔亮,長長的睫毛旁添了淡櫻色的眼影,襯得那即使滿溢著憤怒的美目也充滿了不可思議的色誘氣息——    

    等等、憤怒……


    「永、近、先、生,讓、我、為、您、上、一、杯、白、開、水。」

    金木恐怖的笑著,將手中的冰水直接朝著永近身上潑去。

    「金木!對不起!對不起啊啊!可是你真的太漂亮了好適合!為什麼不考慮來Big Girl打工啊你一定會成為店裡的紅牌看板娘——」

    淋了一身冰的永近慌忙地躲開撲上來的金木,兩人十分滑稽地在店裡拉扯起來,幸好時間尚早,店裡除了圍觀的店員外沒有其他客人。

    「誰要當看板娘啊!」

    要不是怕跌倒,金木差點就用高跟鞋踹永近了,當然這太過暴力了他只敢想想不敢付諸實行。

    「金木!姿勢太粗魯了啦,我這邊都看得到內褲了——」

    「我是男人好嗎,隨便你看啦!」

    叉著腰,金木絲毫沒注意到自己只要動作稍大就會立刻飄起的裙擺,那短短的布料根本就遮不住他意外圓潤的大腿,明明是個男人卻擁有著這麼漂亮的腿型女孩子都要生氣了——永近發誓自己在Big Girl看過這麼多店員以來還沒見過這麼棒的大腿。

    「英不要用電車癡漢的表情看著我好嗎,我要報警了。」金木挺起身,帶著躁紅的臉頰一臉不甘願地說。

    「剛剛不是說是男人所以沒關係嗎!」

    「太猥瑣了!英的眼神實在猥瑣過頭了!」

    一邊抱怨著,金木從裙邊的口袋拿出自己的手帕幫永近擦掉頭髮上的水珠,雖然是為了報仇,但他也怕淋了冰水的永近會感冒。

    「唔呼呼,我好幸福,感覺快飄起來了。」

    永近瞇起眼,那纖細的腰肢和形狀完美的假胸近在咫尺,他立刻毫不知恥地對金木進行了埋胸攻擊。

    「英!」

    腰肢被手臂緊緊環抱住,雖然想掙扎但越掙扎只會越癢,金木只能無奈地任永近趴在自己懷裡進行癡漢似的呼氣,滿臉通紅的替他擦乾身上的水漬。

    「金木先生的朋友很喜歡呢,太好了。」

    似乎是欣賞夠了,大橋姊姊用有些深意的笑容從後方拿著相機走來:「兩位準備好的話就為你們合照一張吧?等等也要和店員合照一張才能拿到餐卷喔!」

    「大橋醬那樣不夠!這種情況要拍下接吻的一瞬間才對!」

    「沒錯沒錯!都抱在一起了!」

    不知何時圍過來的女店員們十分亢奮地起鬨:「都是男孩子親一下沒關係的!」

    「欸、怎麼這樣——」

    還被永近抱在懷裡的金木扭過身來,一臉驚恐。

    不要啊、他作為剛考上大學的好青年一枚,大好青春都還沒開始,怎麼可以把初吻葬送在摯友(男性)手裡啊!?

    「接吻!不然大加碼,接吻的話就多送一個月餐卷好了!」

    大橋姊姊比出了「二」的手勢:「而且也可以留下你們恩愛的證據喔!」

    「我跟英不是那種關係……!」

    「當然啦不過兩位感情這麼好又是常客,兩個月的餐卷喔?不好好考慮嗎?」

    穿上短裙後一直感覺下身空空有風吹進來的金木,再次在內心認定外表嬌俏可愛的大橋姊姊是惡魔、絕對的惡魔。

    「沒辦法了啊金木,這是為了漢堡排所必要的戰鬥……!」

    永近一臉正經地放開他,站起身來拉了拉鮮藍色的T恤,毅然決然地露出了出征前戰士的嚴肅表情。


    「來,Cheese——不對,Kissssssssss!」


    永近猛然攬過金木的纖腰,唇與唇相貼,彼此熟悉的溫度一瞬間化為熊熊烈火席捲而來,金木不由自主地瞇起了眼。

    永近開始輕輕摩挲著他的唇,他可以嚐到對方嘴裡還有剛剛喝過的可樂甜味,一絲絲唾液的黏稠感,還有不知何時發起進攻的靈活舌頭正蠢蠢欲動地沿著唇線輕輕舔舐著。

    他喘了口氣張開嘴。快門聲連續不斷地響起。

    在這個吻變得失控前,他毅然果決地伸手推開永近,跌到一旁的椅子上大口地呼吸。

    「英……太入戲了吧!」金木滿是通紅的臉頰充滿了掩蓋不住的尷尬。

    「嗚啊抱歉,金木穿成這樣實在太可愛了,一下就忍不住……」永近觸碰自己的唇,有些愧疚地笑道。

    「英該不會對這很有經驗……」害羞中的金木正在為心中的摯友打上花花公子的標籤。

    「才沒有!這是第一次好嗎!」

    其實同樣尷尬的永近激動地反駁,然後指著金木大喊:「金木注意坐姿啦!裙子都撩起來了!」

    「照片拍完我就要換下來了啦!」

    金木炸毛地跳了起來,然後被惡魔姊姊一把按住肩頭。

    「不要忘了還要跟店員們照相喔——」甜美的邪惡之聲、如是說道。


++


    那之後,雖然還是試圖和永近維持正常的相處,但金木知道有什麼事在悄悄地改變。

    譬如說、他總是在早上起床時對著鏡子不自覺地抿唇,試圖重現接吻時唇上的那種按壓感;不由自主地撫摸著後腰、想著被英圈住腰攬進懷裡的一瞬間,甚至將那張原本以為應該會羞恥到不行的照片放在床頭櫃上。

    和永近並肩而行的時候他偷偷瞄著對方可說是相當俊俏的臉龐,貪婪地走得近一些感受對方發散出的體溫與時不時相碰的手指,在永近注意到他的視線而對他微笑時、心臟幾乎顫動到快衝破胸口。

    不可以。

    這只是青少年對愛情過於憧憬所造成的後遺症罷了。英是最重要的朋友,為了不破壞維繫至今的這份感情,這種異常的悸動絕對不能說出口。

    因為……我們都是普通的男性啊。

    而且英又是那麼喜歡女孩子,那一天的失控也是因為我穿起女裝來實在太像女孩子的緣故吧?如果是原本的我,英是絕對吻不下去的吧?

    明明都說了是為了漢堡排餐卷了,會對這種遊戲似的玩笑而認真起來的人只有我這種笨蛋啊。

    不行。

    絕對要快點逃開才行。


++


    「什麼?你說在常去的咖啡廳遇見了喜歡的女孩子?」

    「嗯、英……可以幫幫我嗎?」

    沒有機會生長茁壯的情絲、儘早斬了也好。


++


    在咖啡廳工作開始後的第二週,金木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次表白。

    「為什麼突然……」

    還穿著咖啡廳制服,在安定區旁邊的小巷被永近緊緊抱住的金木近乎哽咽。

    「因為,我差點就失去金木了……覺得人生無常啊,不及時告白的話金木又要從我身邊逃走、去喜歡上什麼別的女孩子了!」

    那是金木第一次聽見永近那麼脆弱的語氣。

    「從好久好久以前,就喜歡金木喜歡到不行了……對不起啊金木,那次的接吻跟女裝都是我故意的……」

    「我也是、」

    金木退開一步脫離永近的懷抱,然後伸出雙手捧住摯友的臉。

    「一直都喜歡著英,只是太過懦弱才不敢承認……」

    如果那個時候不要欺騙自己喜歡神代利世什麼的,而是老實向英告白就好了。

    再多後悔也無濟於事,但是至少、現在還來得及。

    在無人行經的咖啡廳轉角,半喰種與人類緊緊地相擁著、貪婪地掠奪著彼此的唇。

    就像是在拚命抓住不斷流逝的時間流沙,用盡生命的每一秒去深深地愛著彼此似的。


TBC


评论(24)
热度(101)
© 凜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