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愛
*目前已將所有永研文搬運到下列網址,因為調過排版所以比Lofter上更容易閱讀:
http://rinnial.weebly.com/


[凜愛]
台灣人・繁體字注意
寫手/繪師/視覺設計/
Sound Horizon國民/
近期主食東京喰種(ALL金ALL主永研)/
宅腐不拘

噗浪:
http://www.plurk.com/Rinnial_Laurant
 

《Sound Horizon 9th Story「Nein」 初聽感想(Part I)》



「從繁複而華美的熟悉旋律中,我試圖掬起名為『現實』的『幻想』。
不,作為國民的我,真正想從中尋獲的,應該是『思想』吧。
從被這個人對音樂、對故事、對人性的『想法』吸引開始,我總是努力地想去解讀他的人生觀……」

入國近四年,第一次見證了地平線Story CD的誕生。
聽著曲中巧妙編入的國歌,想起成為國民後從陛下手裡獲得的諸多珍寶,
無論如何都想要跟陛下說一聲「謝謝」。

暫時以這篇粗糙的感想文,來表達初聽Nein受到的感動與反思。







PART I:以「平凡」為名的現實


 
  第九道地平線,被陛下命名為「第九之現實」。
  看見劇透的第一時間,其實我對於這樣的改寫感到相當痛苦和不能接受,但是在靜下來循環幾遍、又實際去對照過歌詞後,我似乎能稍稍理解了「現實」的真意。


  所謂第九之現實——我想用「剝落掉所有戲劇化與執念的外衣、留下最真實平凡的人生」來定義。

  陛下過去所做的故事,的確是相當「戲劇化」的,但是九平不一樣——這是陛下第一次做出以「平凡人生」為主題的故事。

   所謂的戲劇化,就好比:


  為了愛情與藝術而放棄生命的男性詩人Ballad、踏追尋愛人的旅程、終至眼盲的女詩人Luna;

   「輪迴の砂時計」裡在愛人懷抱裡,擁抱晨光與愛卻終究敵不過死神而消逝的女性(在這次的擴寫中我們得知原因是因為喪子與厭食症);

   無法接受「失去」孩子的事實,抱著孩子亡骸每天在街上晃蕩的母親;


  因為目睹愛人背叛自己,穿上白襯衫與白衣女子約會的的Stella,一槍殺死愛人讓對方染上一身血紅,卻因為氧化變黑,到頭來仍然沒穿成情侶裝,於是最後她也給了自己一槍;


  即使無法生下孩子(或是選擇不生?)仍舊唱出希望孩子幸福之歌的母親;


  接受了命運的星之巫女,與反抗命運、帶領全體奴隸而戰的狼將軍;


  還有即使因憤怒而犧牲,仍無悔地擁抱了無奈的人生,成功停止復仇劇的聖女—--

 
  這些人都是無比堅強、為了執念不惜將自己焚燒殆盡,作為故事或舞台劇的劇本來說無可挑剔、非常戲劇化的人生故事:藝術勝於一切的詩人、死亡與死亡帶來的傷痛、因為被背叛便直接殺人的女人、完美的母親、帶領奴隸反抗命運的大英雄、或是堅守初戀的聖女……也就是說,他們全部都是可以寫入歷史和童話書中的「聖人/締造傳說者」等級。


  於是陛下筆頭一轉,如果說讓他們選擇了凡人的生活,又會是怎樣的一番光景?

 



I.  名もなき女の詩

  首先,我們看見了為了保住生命不惜奉承女王的詩人(在選擇的同時他也放棄了藝術的靈魂),他的愛人在旅途中放棄了追尋,安居於小麵包店從此過了平凡但安穩的一生(然而,世界上將不會再有和薔薇女王齊名的女性‧著名女詩人 Luna Ballad )。
   起初我難以接受這樣的改編,覺得根本 OOC 到了極致,而且最後的「可喜可賀」也讓我感到很不妙⋯⋯不過,隨著字句看到第一曲的最後幾段,我又突然重新思索了起來……


   「我就不能期待 獲得平凡的《幸福》嗎?」


  為什麼非得要滿世界找已經死去的愛人,甚至失去了雙眼也不願停止?像這樣平凡地活下去又有什麼不好?陛下好像在對我們這樣問著:比起為了理想的執念,多為了自己一點又有什麼錯?
   於是我放下了抵觸心理,繼續看著歌詞聽了下去⋯⋯




II. 食物が連なる世界

  第二首,除了旋律外真要說和《輪迴の砂時計》聯繫起來的部分,應該是食物鏈的「輪迴」這一點吧。
  「我曾活過」在原曲中無比浪漫的一句話,到這裡翻轉成了妻子因為逃避痛苦而自我說服的低喃。(其實我過去一直把《輪迴の砂時計》的輪迴解作「我現在死去,但終究會在誕生回這個世界上」……嘛,不過被九平的陛下打臉了。)
   即使如此,這首歌還是有令我感動的地方,尤其是食物鏈那一段寫得深得我心。到頭來即使是食物鏈頂端的人類都會回歸大地、成為植物的養分——所以那孩子必定還能回來這個世界吧?

   回歸主題,「平凡」,如果就這樣一直拒絕進食而逐漸衰弱、最終在美麗的晨光下死在深愛之人的懷中,那絕對是非常浪漫的意象、適合被畫成一幅畫或是做一首詩來讚揚的美。
  但陛下說了「Nein(不)」,這次要讓她選擇接受喪子的傷痛,好好地活下去。


   到這裡,我在想,陛下想表達的事可能是「即使會遇到幾乎無法忍受的悲傷,也別急著在傷痛中結束生命——無論是多麼大的打擊,人類都具有重新站起來、活下去的堅強。」?



III. 言えなかった言の葉


  第三首那滿滿的「哀傷 哀傷 哀傷 哀傷……」重複不斷,光是看著這個詞就能感受到哀傷蔓延其中,陛下的詞依舊非常美麗。
  原本《ゆりかご》中的母親,每天抱著孩子的屍骸在街上晃蕩,無法接受失去於是幻想著、以為孩子還好好地在懷裏活著。
  而現在的她,雖然也失去了孩子,但找到了新的生存方式(和喜歡的人)重新找到了生命的目標,於是過去的傷痛即使無法抹消,也不足以徹底摧毀她了。

   ……我覺得九平最大的差異,就是所有角色都正視了「失去」這件事,並且接受了它、選擇活下去——我們的人生不就是如此嗎?總是會碰到無法忍受的打擊、無法克制地悲痛著,但最後終究會咬牙站了起來,隨著時間過去讓傷口逐漸癒合——最後變成想起來仍舊想哭、卻能笑著說出「都過去了」的回憶。
  最後的那封信,看到一個猜想說是醫生的母親寄來的,不過我不是很明白安排這個橋段的意思,所以暫且略過。
  另外那句「醫療護理的歷史,換言之也是戰爭的歷史;諷刺的是,當世界大戰不詳的腳步越近,它也會加速發展……」是我本曲最喜歡的句子,陛下對歷史的看法一向有種諷刺的犀利感,我超喜歡他這點!

 


IV. 憎しみを花束に代えて

 
  全部曲目裡我最喜歡這篇的改編方式,應該說 Stella 這種女性簡直是我的理想型啊。(笑)
  對於這篇因為想說的實在太多了,所以把大部份的解釋留到 Part II 再來談。
  這邊只提關於「平凡」這個主題的部分——原曲的 Stardust 子有著月夜下瘋狂的第二人格,這裡補上的家暴背景或許在完善這個設定也不一定?
  但是這次她沒有失控,而是像個正常的失戀者一樣——低潮、茫然,但是最後還是重新振作了起來,活下去,最後找到了自己的路。
  正能量滿滿的一首歌,和 Stardust 的完全悲劇實在是兩個極端啊,當然過了這首後面又要開始虐了……

 


V. 西洋骨董屋根裏堂



  對Michelle困擾很久的我……好想略過劇情不談啊。(喂)
  以這次的十週年大企劃來說,(我那世界上最可愛的)Noël 說是本次的靈魂人物應該不為過,就某種程度上來說 Vanishing Starlight 也算變成先行單曲了。就作為 Noël 廚的我來說,看到他在大碟還有戲份真是各種開心啊。
  畢竟這炸毛傲嬌孩子是地平線中難得還沒領過便當的主角,大家提到的「墨鏡代價」和「十三位少年/十三位客人」細思極恐……拜託不要啊、我的 Noël。(悲叫)
   總之對於主線劇情我目前沒有太多感想,以後有的話再來補上吧。

 


VI. 涙では消せない焔

 
   ……我覺得這裡的 Maman 很自私啊,雖然不是不能理解,但「在這個時代被生下來不會幸福」云云感覺就只是不想生下孩子的藉口而已……
  不過原來Roman可以是法國大革命背景!前段歌詞的戰爭描寫深得我心,陛下的文才啊。(讚嘆)
  關於那名可疑的少女,看到有人猜是店主,我也就暫時相信是店主了。
  雖然實際聽著曲子裡兩段是分開的,但歌詞剛好把「給我打下來」和「這次是這樣選擇嗎?」連在一起,讓我有種 Hiver 其實是被打掉的感覺。(不過 Another Roman 就給過這種可能性了,我覺得多半真的是這樣。)
  這個故事本身沒有給我太多感動,反倒是不以為然的部分比較多⋯⋯比起前面尚可當作 HE 接受的改寫,從主線後的三首歌我都不覺得有比原本的結局幸福,尤其是 Hiver 直接失去誕生機會實在⋯⋯太悲傷了。
  關於「和平的時代、豐饒的國家、深愛著你的人」,若是 Hiver 的確有幸轉生到這樣的世界,嗯,也許正是 Noël 也說不定……?

 


 VII. 愛という名の咎



  ……背離倫理,所以是真的成為笨蛋情侶了嗎!(哭笑不得)
  完全沒辦法覺得這首是 HE,完全不行。大家都 OOC 得好慘烈啊陛下,我到現在還是有點不想面對這首歌。
  這就是很明顯兄妹倆選擇平凡的生活了——但是這樣世界變得很不妙啊,蠍子掌控了世界、奴隸制度永遠延續下去,沒有人起身對抗命運女神,結果只有雙子自己 HE,整個世界反而 BE 了……
  所以是「以愛為名的罪責」,在曲名 Flag 就已經立起了嘛,啊哈哈哈。(捏墨鏡)

  對奴隸與戰爭說著「真是受夠了」的 Elef 真是……不是我認識的 Elef 啊。
  總之我現在還沒辦法很心平靜氣地接受這首歌的安排,這首歌很可憐地一直被我跳過(目前只聽過兩次)……XD

 


VIII. 忘れな月夜


  如果說書本裏記述的是戲劇感強烈的故事,那書頁之外就是無奈、平凡又無趣的真實人生了。
  之前就有人考據時提過(因為年代久遠已經忘記出處了),也許選擇不如一死、拯救 März 的 Elisabeth 只是 März 自己的幻想,其實真正的 Elisabeth 還是嫁給了貴族云云……然後陛下就讓它成真了。
  嗯,在聽得時候沒有感受到兩者旋律的相似性,不過歌詞的內容很像《花が散る世界》的開頭——也是凝望天空、雨滴落下,雖然這首比較像是月光的淚滴或是 Elisabeth 自己的淚。
  我個人是認為她沒有忘記初戀,但初戀力量並沒有大到會讓她犧牲自己的生命,這一次她直面了充滿苦澀的人生,甚至試圖說服自己「我很幸福」
  不管是7th的 Elisabeth 也好,9th的 Elisabeth 也好,她從來不曾對自己的人生有過悔恨,我覺得這是這個角色最具有魅力的地方。(對此曲更多想說的部分,同樣放在接下來的 PART II 繼續談。)

  在 7th 裡頭,她是為了堅貞信仰而遭受磔刑的聖女,在這裡,成為修女的她說出了「既不是聖女也不是魔女,只是『一名女子』,只是『愛著懷抱相同人生悲哀之鄰人的凡人』。」

  於是陛下到倒數第三首終於親自點題了。
  這張地平線,所有的女主角都選擇了平凡的人生、選擇了最安穩的道路,沒有轟轟烈烈,只有無奈與遺憾之下仍舊找到溫暖與微小幸福、再普通也不過的人生。
  關於歌曲的評論先到此為止,八平因為信息量不夠多所以按下不表。
  剩下主線的部分則留到 Part III 再來細談。


  先做個 Part I 的簡單總結—--
  陛下在這裡對我們提出了兩個選項,將對故事的解釋權交到了《國民-Laurants-》的手中。
  「你要相信/選擇哪一種結局?是轟轟烈烈急促燃燒的短暫人生、亦或是平淡和緩卻細水長流的普通人生?」

  9th 給出的可能性——故事是可以改變的,可以選擇的,我給出了兩個價值觀可能導向的不同方向,你會選擇哪一方?
  當然、最後陛下仍然藉由 Noël 之口阻止了黑貓,保住了原本的地平線故事,給出了另一個反思:別人認為的悲劇對當事人來說未必是悲劇,藉由無限痛苦而累積而成的「現在(絕無僅有的故事)」,並不是可以輕易否定掉的東西。

   於是 9th 出現了兩個觀點:

   「並不是每個人都經受得起燃盡一切的人生,平凡也是一個選項」
  V.S.
  「我的生命就是要徹底燃燒、為此賭上一切也不足惜」

  兩者各有各的道理,但是沒有誰是正確解答,這都只是 Revo 這個人對我們提出的提問而已。
   對於國民(我們)來說,要選擇去「相信」哪一條故事線,就是我們自己的人生觀了。




TBC

下個部分:

PART II

-女性歷史的天秤-




评论
热度(28)
© 凜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