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愛
*目前已將所有永研文搬運到下列網址,因為調過排版所以比Lofter上更容易閱讀:
http://rinnial.weebly.com/


[凜愛]
台灣人・繁體字注意
寫手/繪師/視覺設計/
Sound Horizon國民/
近期主食東京喰種(ALL金ALL主永研)/
宅腐不拘

噗浪:
http://www.plurk.com/Rinnial_Laurant
 

《Sound Horizon 9th Story「Nein」 初聽感想(Part II)》

PART II:女性歷史的天秤


  「女人的鬥爭,就是怨恨嫉妒愛恨交織,愛與友情的歷史。」

  標題來自於Stella的這段歌詞,但在這裡我個人對這句話並不採用認同的態度,甚至,我私自猜測陛下也不是完全支持這句話。


  畢竟他用了一整張專輯,在探討形形色色的女性。有甘於平凡的善良女孩,也有我行我素的女人,有著傷於喪子或自私棄子的母親,也有永遠無法成為母親的女性。甚至有一位神秘的、不斷在「所有女人的面貌」中不斷轉換,幾乎可以被視為「將『女性』這一存在形象化」的古董店店主。



一、提問


  起初聽著Elysion的時候,我總是不由自主的懷疑,Revo即使不是個女性主義者,也必定是個女性意識濃厚的人,這與他生理性別是否為男性無關,而是我一直看到他始終不斷在「女性」這個主題上打轉、試圖挖深、試圖給出不同的可能性、故出此言。

  也有可能是因為我稍微碰了半年多的女性主義/後現代女性主義,忍不住往這個方面想多了也不一定。不過,能從不同的角度來看看SH中的女性角色也是種樂趣,就請各位當作是看了一篇作者特別有病的文吧。


  在之前的同人作品還在摸索的期間能抓的線索不多,但由於主唱是Aramary,故事本身就已經以相當偏向女性的角度在述說了。不過,我認為Revo真的表現出很明顯的女性意識,是在Elysion這張專輯裡。

  女兒終究會成為母親,而母親生下女兒。Lafrenze與Alte Rose,哪一方才是被誕下的魔女?ABYSS五子的五種背德愛慾的悲劇。她們的愛情不僅僅是違背倫理,也許在最深處有一絲嘲諷「女性情慾始終被壓抑、終至扭曲」這種社會的集體壓迫的意味也未可知?

  說想太多也可以,但是既然Sound Horizon給了聽者自由想像與思考的權力,那我就盡可能地「想太多」吧。


  這張Nein,陛下突然將過去每一作的女性拿了出來,給了她們不同的想法與命運,於是「女性」這個主題忽然變得更加明顯了——不只是加重女性本身的描寫,「以女性為主體的思想轉變」才是這次Revo要提問的重點。


  先來幾個問題:


  女人是否就該為心中所愛付出一切,不惜付出任何代價?

  失去孩子的母親是否永遠無法從傷痛中站起來?

  戀人的背叛、愛情的失敗是否會徹底毀掉一名女子?

  一旦懷了孕,母親非將孩子生下來不可嗎?

  女人是否就該順從、認命地接受命運的安排?

  最後,生活在壓迫時代的女性正自問著,女性是否終有從鳥籠中逃走的一天?


  這是我眼中所看到的,來自這七首支線,Revo這個人對於「女性」本身的反思與提問。

  甚至放寬一點看,Noël雖然是男性角色,但他的悲劇卻來自於「被母親否定了存在意義」,這是女性本身的意志影響到孩子人生的一個例子,同樣是在對於女性角色本身的提問。

  在這裡暫停一下,先談一個和 Part I 有相關聯的發想。

  Part I 說到這張專輯裡的女性全都選擇為了自己(並非貶義詞)、選擇了最安穩的人生道路,如果將這個價值觀套入Noël的母親,也許在孩子的角度看起來是不負責任的母親,但在她自己的角度來說,或許是她的人生不想被這個孩子永遠綁住,而做出的「最安穩的選擇」。

  所以Noël實際反對R.E.V.O這件事的潛意識裡,說不定正是他(作為被拋棄的孩子)反對這個價值觀(女人為了自己的安穩人生而拋下孩子)也說不定?




二、對比


  回到女性的主題。

  我特別將憎しみを花束に代えて和忘れな月夜兩者留到這裡來說,是因為我覺得這兩首剛好是這個主題的「開端」與「現在進行式」。


  忘れな月夜,Elisabeth正好是生存在女性身上束縛最多的時代,不只是衣裝上的馬甲束腰裙撐,還有比中古世紀以來更加繁雜的各式貴族規範。她從最初的この狭い鳥籠の中で就已經提出「自己是被鎖在鳥籠中的鳥」這一概念,到了這首更是直接地問出「自牢籠中逃逸出來,憑自己的意志振翅飛翔,那種《女性自由的年代》何時才能到來?」


  與之相對的,憎しみを花束に代えて裡的Stella,不就是正處於這個時代嗎!

  不但是女性可以自由決定職業,連愛上誰都不曾被規範,甚至可以喊出「我愛的是女人——!」大方出櫃的一個時代(當然還是有父權意識及恐同的壓迫),這兩者的對比意象如此鮮明,簡直就像不幸時代中無緣出世(卻被母親愛著)的Hiver與安逸時代誕生(而不為母親所愛)的Noël一樣。


  7th的主旨「你正歡笑著,在這光彩奪目的時代。不怨恨任何人,也不因死去而遺憾,我們肯定會在那裏相逢吧。」

  在看DVD的當下,我便認定陛下所指的「光彩奪目的時代」必定是「我們正活著的現在」,於是這句話放到這裡看起來,就像是在描述Elisabeth所渴望的、Stella所處的現代一般。


  生活在貴族封建時代的Elisabeth,連要不要結婚都不是自己能夠決定的事,在貴族的晚宴上無法決定共舞之人,甚至只因為無法生育就被當作垃圾般拋棄——

  相對來說,Stella選擇了女同性戀的道路,主動去追求了她所愛的(無論結果是好是壞)。

  而且,並不是Stella無法生育,而是出櫃這件事等於她憑著自主意志放棄了生育的可能性,以這點來說,她剛剛好站在Elisabeth的對立點上。

  往前推的話,其實在Stardust的原曲裡頭,Stella也早已表現出很強的自我意識。

  「不出聲的女人,並不是可以抱在手中的可愛《人偶》」

  「親愛的,你理解嗎?(女人)並不是滿足(你那)小小的自尊心的道具」

  這兩句歌詞應該就足以解釋了。


  但是就自我意識這點來說,這兩位女性並沒有誰高誰低,畢竟Elisabeth是一個超脫於時代的堅強女性,始終以自己的方式在反對父權(哥哥),不管是哪一條路線都一樣。

  至於她無緣生育,卻成為了孩子們心中的母親這一點,我認為是陛下在編故事時的一點溫柔,也可以說是對流產但仍然收養了孩子的Joelle姐致敬。




三、意志


  來談談剩下的五首曲子,她們沒有恰巧出現這麼具有代表性的例子,但也有值得深思的地方。

  我在思考陛下是否在這其中或多或少摻入了對自己過去作品的一些反思,追尋著心中所愛直至失明的女詩人雖然浪漫,事實上卻是一個很殘酷的故事。而愛情真的具有這麼強大的力量,能夠使一個人付出一切代價嗎?

  如果這位女性不將一切都託付給男性,而是以自己的意志決定未來的路,會變成什麼樣的故事呢?


  食物が連なる世界很有趣的部分則是在於兩個女孩的對比,這邊有一點點印證了Stella那句「女性的歷史就是嫉妒與鬥爭」……其實可以直接簡化成「相愛相殺」。XD

  這句話其實說得沒錯,只不過那不是全部女性的歷史,但的確是女性生命中很常碰到的一部分。不過我也不覺得這是該被否定的事。

  壞女人也是女人,雖然目前沒有特別描寫而是僅僅當作惡役處理,不過也許哪天陛下會出一張故事來翻轉這些壞女人的故事也不一定?ABYSS五子的故事反轉個面向看,這五個其實也都是壞女人啊。(笑)


  食物が連なる世界跟言えなかった言の葉的提問其實很類似,母親會因為喪子而從此站不起來嗎?或是其實她們也能找到其他的人生目標,不一定要被失去的孩子幻影綁住?

  整張專輯都在問著,女性是不是有更多的可能性,不一定只有成為母親這一條路?

  這很弔詭,彷彿陛下正在否定過去熱衷於描寫母親形象的自己一樣,這張專輯說不定本身就是對熱愛戲劇化與誇張劇情的陛下自己的「否定」呢。


  涙では消せない焔則是提出了「母親是否可以決定不生下孩子?」這個問題,在我下這個結論前自然有個前提——就是Hiver是被刻意流掉的孩子,採用Another Roman的版本。

  我依舊覺得考量時代適不適合孩子誕生什麼的只是一部分的考量,真正的理由是她的確不想生,她過去曾經想成為母親而現在不想了,但是這樣就該被定罪嗎?

  又,無法生育的Elisabeth難道就因為生不出孩子而該被定罪嗎,女人的作用只有生孩子嗎?不,早在Moira裡Sophia就直接否定過這點了。

  Sound Horizon總是在問問題,這個答案就交給國民們自行思考吧。

  就如同寫到這裡,我已經想推翻 Part I 中的不少論點一樣。


  愛という名の咎,過去在聽Moira的時候我曾經感嘆過,陛下安排Misia去成為那個「順從命運」的角色是在強化性別角色的刻板印象,雖然我很難接受這曲的角色崩壞感,不過Misia不是順著Moira的意志,而是順著自己的意志逃開蠍子的劍,這點我倒是十分滿意。

  女人是該順服於命運的角色嗎?不,這次我要來成為引導命運路線的壞女人。☆

  所以「往海港去」是妹妹的主張,這時候Elef淪為陪襯,Misia才是故事的主角,他是被她引導著離開反抗之路的(如果按哥哥的主張就會回到男性的戰爭裡去),但是就如同前面說過無數次的話語一樣,這不一定是錯誤的選擇。

  Moira的專輯是男性為主體書寫的歷史,和我們現實的歷史一樣都是父權社會的縮影,所以可以看見男人之間的鬥爭、戰鬥,女性角色只能淪為陪襯,或是背後唱歌當旁白的女神而已。

  而現在,唱著主旋律的人變成了Misia,她終於是這部神話的主角,而不是陪襯的花瓶角色。

  我從Nien裡這首反轉曲中看到的是,
  「Misia的意志凌駕於Moira的意志」
  「女性的意(和)志(平)勝過男性的意(戰)志(爭)」
  所促成的不同結局。




四、店主


  主線可不是只有Noël一個人主場,還有一位非常重要、位於正方形盒子中央的女性店主存在。

  既然是這個主題,我是否可以大膽地假設,從小女孩、性感女子到老婆婆之間不斷轉換外貌的這位店主(Michelle也好,其他身份也好),其實是「女性」這個群體的縮影?

  總之這一點,陛下的留白太多了,我一時也不知道該作何解,就當作是任憑腦洞揮灑的空間吧。


  過去知道SH一向歌姬數量遠勝於歌基,卻苦無機會好好思考一下陛下用上如此多女歌手與故事安排之間的聯繫,於是藉由這次Nein陛下自己拋出了對過去自己的否定,痛快地書寫了一次我對女性角色的看法。(還分段搞得像寫論文……我還真的沒寫過論文XD)

  對於這張Nein不管是正評也好負評也罷,我認為都是無可厚非的,但唯一無法贊同的就是「Revo不尊重女性」這一點。

  在我眼中,這個男人一直在思考女性是怎樣的存在,如何成為創作的素材,如何藉由創作向聆聽者提問,當然你也可以盡可能否定這點,認為這一切只是我想太多。

  但我不認為Revo是個毫不在乎女性的人,他的作品花了八成的篇幅在描繪女性,也不斷地在引導觀眾去思考去解釋母親/女兒存在的意義,私以為「不尊重女性」的帽子扣得還是太重了些。

  看似炒冷飯的九平料理雖然乍聽無趣,如果往米粒裡頭深挖個幾下,還是可以找出不少好料在的。


  

下個部分來說主線故事吧!


PART III

-無限可能性的諸神-



评论
热度(42)
© 凜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