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愛
*目前已將所有永研文搬運到下列網址,因為調過排版所以比Lofter上更容易閱讀:
http://rinnial.weebly.com/


[凜愛]
台灣人・繁體字注意
寫手/繪師/視覺設計/
Sound Horizon國民/
近期主食東京喰種(ALL金ALL主永研)/
宅腐不拘

噗浪:
http://www.plurk.com/Rinnial_Laurant
 

《[永研]我討厭男人的屁股!》

#RE:27吐槽

#超突發神經病小段子

#西瓜的戰鬥分鏡我看不懂,所以隨便寫寫(‧ิ‿‧ิ)☄(ˊ>_●` )




  下一秒、被掐住的佐佐木琲世使勁抬起腰,左腿勾住了瀧澤政道的肩,打算藉著反作用力迫使對方放手。

  然而此時,瀧澤左手猛然抓住他的大腿。

  「……男人的屁股,也不錯啊。」因染血而紅艷的雙唇、嗤笑似地低喃。




  ——全場靜止了三秒鐘。










  「給我卡!!!!!!!!!」

  永近英良把手上的場記板用力往地上一摔,憤怒地站了起來。

  「編劇給我出來面對!這掉節操的台詞是誰寫的?給我剪掉這段!」永近大吼著,連頭上的鴨舌帽都掉了。

  「劇我編的,尊貴的導演大人敢問有什麼意見?」

  一旁街道上的兩人已經停下打鬥,飾演佐佐木琲世的金木研繃著臉從瀧澤身上下來,拉了拉凌亂的黑襯衫,故意挑判似的問道。

  「金木,你還在記早上的仇嗎!?」永近悲憤地問道:「我剛剛看的時候這裡根本沒台詞的……」

  「我愛怎麼寫就怎麼寫——我說導演大人,這都重拍第七次了,為了你個人的任性又要重來一次,您不累演員是會累的啊?」金木走了過來,雙手環胸,對導演先生拋了個冷笑。

  四周的工作人員很識相地開始調整道具燈光和攝影機,假裝專注在自己的工作上,而沒有工作可以幫助他分心的瀧澤只能一臉尷尬地站在原地,表情配上那臉駭人的妝意外地有笑果。

  基本上只要踏進這個圈子誰都知道,這對電影圈有名的夫夫片場吵架時最好閉上嘴、裝作什麼都沒聽見才是安全有保障的做法。


  「所以說金木你才不要任性地加什麼台詞!」永近氣急敗壞地回道。

  「我只不過是把英平常最愛掛在嘴邊的口頭禪寫進去而已的說?」明顯前一晚被惹得很火大的金木笑容燦爛地順了順頭髮。

  「那句話是只有我才能對你說的!就算是演戲也不行!」

  工作人員表示我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沒聽見,啊哈哈你們繼續。

  「誰讓你一直叫我砍你戲份,只好讓別人來說啊。」金木語氣中稍微有些埋怨。

  「我是導演啊,我又不像你影帝級別可以同時兼顧好兩個工作,我就只能專心做一項嘛!」永近裝可愛似地噘起嘴,換來了金木一個白眼。

  「寫劇本都是在家裡寫的哪算什麼兼顧。」

  「就是因為你花太多時間修改了,我忍很久了才——」

  「所以說你明明知道我今天有打戲還讓我累到早上!你知不知恥啊!」

  幾個比較年輕的工作人員已經紅了臉,但仍然努力在表情上維持住他們的專業素養。

  「你自己明明樂在其中……一大早才翻臉算什麼!」

  「誰翻臉了,我只是覺得你這樣很過分——」


  「那個……」

  瀧澤政道小心翼翼地開口。

  「幹嘛!?」被打斷吵架的兩人動作一致地轉過來,一臉凶神惡煞。

  「所以……這句台詞到底該不該改?」

  永近瞇起眼,一把捂住身旁戀人的嘴,一臉認真地說道。


  「給我改成『老子最討厭男人的屁股了!』知道嗎!」


评论(34)
热度(97)
© 凜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