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愛
*目前已將所有永研文搬運到下列網址,因為調過排版所以比Lofter上更容易閱讀:
http://rinnial.weebly.com/


[凜愛]
台灣人・繁體字注意
寫手/繪師/視覺設計/
Sound Horizon國民/
近期主食東京喰種(ALL金ALL主永研)/
宅腐不拘

噗浪:
http://www.plurk.com/Rinnial_Laurant
 

《[永研]剖面自白 II》

#金木side




1.

  致英:

  我有好多話想跟你說。

  不知道何時我的生活變得一團糟,想抱怨的事情一大堆,最後只能用鉛筆凌亂地寫在紙上,心一橫全丟進抽屜裡鎖著。

  以前我從來沒有過什麼想和人聊天的衝動,但最近我總是在想你,我發現即使身邊有許多人陪伴,我的孤獨還是濃郁得嚇人。

  好久不見了,你一切都好嗎?生活改變得太劇烈了,我一時之間忘了有多久沒和你見面,只想像往日一樣在校園中肩並肩散步、閒話家常……這種事,不知道何時起已經變成了那麼遙遠的夢想。

  我在調查很多事情,正一步一步逼近這埋藏在東京繁華外衣下的醜惡腫瘤,然而我卻希望自己從來沒有踏進這個漩渦。如果有選擇的機會,我只想當個平凡的大學生。

  也許會錯失跟很多人相識的機會,但沒有什麼比錯失你更可怕。




2.

  英:

  今天和其他人說話時,不小心說了個你以前講過的笑話,大家笑得很開心,但我不知怎麼地就哭了起來,只好趕緊逃跑。

  西尾學長說過你是個敏銳的人,英,我其實並不了解你。我確信我可以模仿出你的一舉一動,說話的語氣、微笑的弧度或走路的姿態,但是我好像從未接近過你的內心。

  我從來想不明白的是,無論我在自己身邊豎起多高的銅牆鐵壁,你仍然堅持陪在我身邊、倚在那高牆外靜靜等待,從來也不催促我出來、不會逼迫我說不想說的話、做不想做的事。

  我何德何能可以遇見這麼好的你,又為什麼當初不多珍惜一些?

  有時候想,我現在過的生活可以說是九死一生,稍稍不小心就會丟掉小命,這樣的我還是不要回去找你了吧。

  我希望你可以平平安安地生活下去,找到跟我一樣好的、不、找到比我更好的朋友,也許去交個女朋友,不過小心不要被美女喰種騙走。

  總之,請忘了我吧。



3.

  英。我又夢見你了。

  在許許多多恍惚錯亂的夢境中,有時候你會像方才的夢一樣對我無奈地笑笑,一如往常地喊著「金木、回家囉——」,就像下課後跑來教室裡找我一樣的輕鬆語氣。

  我好想回去,好想好想回去。我在夢裡緊緊抓著你,好怕你消失。

  我快受不了這種生活了,但是我不能表現出一絲一毫的軟弱,於是我只能在這裡把我的脆弱寫下,只能偷偷把這些想法告訴你,最後把信箋封存後再重新振作。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胸口像有個大洞似的,寒冷的陰風從裡頭毫不留情地穿過、疼痛的血液泊泊流出。明明肉體怎麼受傷都不會再痛了、明明連月山先生都打不過我了,為什麼我卻覺得自己比以前更脆弱……



4.

  英。

  很久以前——高校時吧——曾經有個喜歡你的女孩告訴我,你答應她的請求,她可以隨時隨地有什麼困擾就去找你、和你聊天,在我面前說著你和她說過的事,或是她對你性格的猜測和幻想。

  那個時候,陰暗的感情第一次在我胸口擰緊,身為你最好朋友的我竟然只能默默地嫉妒她——明明你從未在我面前關上大門,我卻始終躊躇猶豫,從來不敢主動握住你伸出的手。

  想想你從來沒有拒絕過誰的親近,我再不主動伸出手,也許你溫暖的指尖就要被另一個人牽走了。

  但是我最後還是什麼都沒做。今天早上想起這件事後,心裡酸麻麻的難過。

  如果早點握住你的手就好了。因為現在的我、失去了這個資格。



5.

  我認為喜歡是一件可以被寬容、被原諒的事。就像我曾經對利世小姐心動、偶爾看著月山先生的長睫毛也會覺得對方十分美麗一樣。

  我比誰都要喜歡英。這是真的。

  從小到大,不管被我拒絕幾次,只有你會永不放棄地接近我,到最後反而變成是我離不開你了。你知道嗎?你是我見過最清爽的人,就像甘淳的泉水。

  我是一片凌亂的泥濘,為了沖淡自己的污穢而不斷向你索要清泉,卻又深怕著我會玷污你,其實如果我真的愛你,就不應該再向你需索無度——但是要我背過身去從此不和你聯繫,我做不到。

  所以我嘗試寫信給你卻不寄出,就像是用寫作這件事慢慢治療自己的上癮症,總有一天我會戒掉你。

  在我不在的地方,請你一定要過得幸福。



6.

  在煮咖啡的時候,想到你最喜歡點的卡布奇諾。

  變成這樣的身體後我的咖啡不再加鮮奶跟奶泡,也沒有糖分,就只剩苦澀、苦澀、苦澀。即使選擇好豆子,香醇風味底下仍然是苦澀。

  我有時候會猛然想念起卡布奇諾,那種綿密的泡沫和黏膩的香甜、上頭沾著一些些巧克力粉的澀味——那就像你,有著緻密的貼心和令人不禁莞爾一笑的開朗,對我來說,你一定是甜蜜的糖和巧克力那一類的美食吧。

  開玩笑的、最近被月山先生帶壞了。我不會吃掉你的,就算殺了我我都不會傷害你。



7.

  是不是記憶會把一切都美化呢?回到二十區後,沒預定事項我就整天在外頭閒晃,不知道為什麼老是晃去你以前愛逛的地方。

  你一定還不知道我的頭髮變白了吧?我自己第一次看到鏡子時也嚇道過,被壁虎關起來玩弄的那段日子裡我恐怕是壓力太大了。

  說來好笑,因為這髮色,老是有人把我當不良少年想跟我打架,因為不想惹事所以我改走人少的路避開他們——然後,我就遇見你了。

  你戴著帽子,騎著自行車從我差幾步就要走出的小巷旁呼嘯而過,我瞇起眼,只看得到你金髮飄揚的背影。

  說不准你比以前瘦或胖,但你頭髮長長了,側臉似乎比以前還帥了一些。

  我像個少女似的說這種話,會不會很噁心啊……



8.

  我回去找了店長,聽了他的故事。人與喰種的戀愛是禁忌不說、誕下小孩更是可怕的禁忌吧?但是那個時候我想起西尾學長跟貴未小姐,又想起了我跟你。

  嗯,姑且不論種族的問題,我們都是男人,這下玩得更大了。

  如果可以真想去綁架英以後生的小孩,我會好好把他當自己的小孩撫養長大,收到綁架信看見我的筆跡請你一定不要太驚恐,相信我會把他養得白白胖胖、變成比英還更加耀眼的孩子。


  ……開玩笑的。我把我寫過的信都給了店長,請他幫我好好保管在咖啡廳。一旦哪天你再次走了進來,就請他轉交給你。

  我賭一把,如果你還願意來找我,我會把一切都跟你說清楚講明白。

  因為我恐怕再也忍不了沒有你的日子了。



9.

  「安定區討伐作戰後,我們在燒毀的店裡頭地毯式的搜尋,但所有文件似乎早就被處理掉了,看起來他們對我們的討伐戰果然早有準備。」

  「最可惜的是,關於SS級『蜈蚣』金木研的相關資料,也一件都找不到。」




10.

  12/25

  今天早晨收到了包裹,寄來的是三年前的高槻泉作品《吊人的麥高芬》,上頭寫著生日快樂,與贈給金木研的作者簽名。

  カネキケン,原來寫作金木研啊。

  這似乎是我過去的名字,的確寫起這三個漢字的時候十分順手……

  看著明明是三年前的書,卻保存像新的一樣,還是作者的簽名書……究竟是誰會寄來這東西呢?雖然曾經跟有馬先生說過,沒有尋找過去親友的打算,然而我最近發現,這世上真心記掛著金木君的人、其實非常非常多。

  失去的二十年……從來沒像今天、這麼想要記起來過。


                                                                                佐々木琲世

评论(19)
热度(58)
© 凜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