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愛
*目前已將所有永研文搬運到下列網址,因為調過排版所以比Lofter上更容易閱讀:
http://rinnial.weebly.com/


[凜愛]
台灣人・繁體字注意
寫手/繪師/視覺設計/
Sound Horizon國民/
近期主食東京喰種(ALL金ALL主永研)/
宅腐不拘

噗浪:
http://www.plurk.com/Rinnial_Laurant
 

《[永研培養皿]黏》

#說明:這是來自於某個小而神秘的永研群活動,以出同一個大綱讓大家寫來觀察各自寫作文風的小遊戲。

#本次大綱出題者(阿木太太 @阿木the甘蔗农 ):大學放榜後、還沒開學的某一天上午,永近到金木整頓好的新租屋拜訪,一邊吃著永近帶來的速食邊聊天、到新家睡的不太好的金木卻聊著聊著就在矮桌上熟睡下去。

#因為本子在修羅場ing所以拿作業騙更新。(跪)


以下正文

------------------------------------------

    「黏」




  我最討厭夏天下雨了。

  永近英良抱怨著,一面拉開溼黏黏的雨衣領口,順手把原本提著的大紙袋塞到另一人懷裡:「喂,幫我一下啦,你是主人耶——裡面有飲料,小心拿。」

  「知道了啦。」金木研嘟噥,幾天前他搬東搬西的痠痛還沒從手臂褪去,現在連拿個紙袋都還會疼。他甩甩手,而這個小細節沒能逃過另一人的眼底。

  「你那是運動量太少,我搬完休息個兩天就沒事了。」

  永近英良咧嘴笑道,掛好雨衣、側身將鞋子轉向,穿上金木準備好的拖鞋,興致勃勃地對著摯友的新居探頭探腦起來。

  很乾淨,幾乎沒什麼東西——他大略知道這是對方長年住在那姨媽家養成的習慣,總是把自己收得少少的、小小的,好像多減少一點自己佔的空間,就能讓淺崗那家人的冷眼不那麼明顯似的。

  「你不把這裡搞得亂一點,太不像大學生該有的樣子了啦!這麼乾淨小心我烙人來開趴喔!」在金木把速食放到小起居室的矮桌時,他便啪嗒啪嗒地走進走出,好像在參觀可愛動物區一樣地對每個隔間評頭論足:「唔,不過書桌那堆書實在是亂七八糟啊哈哈,這點倒是有夠金木的。」

  「英是客人不是老媽子吧?」金木走到他身後,一把跩住好友的後衣領把他拖到餐桌旁:「那是因為剛搬家所以才很整齊啦,過一段時間大概就會亂掉了、滿意了吧?是說英完全沒資格講我,你才是那個搬過去什麼都沒整理好、就敢傳簡訊來炫耀自己搬完家的傢伙好不好!」

  「金木才老媽子,管這麼多。」永近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從速食袋子裡摸出一根薯條晃了晃:「我家就是你家,要不金木來幫我整理吧?反正你強迫症那麼嚴重。」

  「誰強迫症,想把自己家整理乾淨很正常吧?」

  金木坐到他對面,順手搶走他手裡的薯條。

  「喂喂土匪啊、這我先拿的——」

  「你的薯條就是我的薯條,要不你來幫我拆番茄醬吧?」金木大笑,毫不猶豫地拿先前永近的話反擊,而他只好嘟起嘴、心不甘情不願地放開薯條,乖乖找到番茄醬擠到兩人中間鋪著的衛生紙上。

  「嗯,英好乖好乖。」

  「揍你喔。」


  窗外的雨連續幾天下個沒完,不過也托天氣的福,室內陰涼到不需要空調。

  太好了,省一筆電費!這時候反倒希望雨季能長一點啊……

  當金木發現自己真的像個外宿的大學生一樣想省錢問題的時候,他因為這個小小的念頭而暗自雀躍了起來。

  「……英、我們真的是大學生了耶。」

  「錯,是剛要變成大學生了,你要是睡過頭沒去報到就啥都沒了喔。」

  「誰會在那種日子睡過頭啊……」

  「剛剛看你的新床超柔軟的,我擔心嘛。」

  想到什麼似的,永近突然邪惡地笑了起來,他撐起半個身子,壓低聲音故意靠到對面的金木耳邊吐氣:「搬出來以後一個人晚上會不會寂寞啊、需不需要哥哥來陪伴金木醬呢——」

  「英,電車上都有寫,癡漢是違法行為喔。」

  金木噗哧一聲笑出來,無情地用一把薯條塞住永近的嘴,然後把他推回去原本的位子坐好。

  「嗚嗚金木好冷淡……」

  「吃你的午餐啦!」

  永近聳聳肩,從紙袋裡摸出包好的漢堡,把另一包丟到金木那一側的桌上,然後自己心滿意足地吃了起來;金木起身去按開起居室的燈,因為下雨而陰暗的室內終於稍微明亮了些。

  「唉,開燈也好,大中午的卻這麼暗……真希望雨別再下了,騎車都得多帶雨衣超討厭的。」永近嚼著漢堡抱怨道。

  「英嫌麻煩的話,可以待到雨停啊。」金木用手壓住一聲哈欠,而因為室內亮了許多,永近這才發現對方臉下有深深的黑眼圈。

  「我說金木——」

  看著金木一把拆開漢堡包裝的流利動作,永近撐著臉頰問道:「你有好好睡覺嗎?」

  「哎?」

  「黑眼圈都跑出來了,熬夜看書?」他伸出手指戳戳金木的臉:「不要在這種奇奇怪怪的地方像大學生啊喂,雖然正常來說大學生熬夜都是跑夜店什麼的才對啦……」

  「才沒有熬夜啦!」

  金木捏住他到處亂戳的手指,有點困擾地笑笑:「只是好像有點不太適應新環境,翻來翻去都睡不著才這樣……」

  「真的假的——明明就覺得你的床看起來好舒服,連我都想借躺一下的說。」

  永近一臉不可置信。

  「應該過一陣子就會好了,大概是因為大學附近比以前的家還要安靜吧。」

  金木把最後一口漢堡塞進嘴裡,又吸了一大口飲料:「反正就是還沒習慣新家而已,英不用太擔心啦。」

  「……不管怎麼說,搬出來的生活有比以前好吧?」

  永近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問了。

  想想金木什麼個性,要不是他親眼見識過好幾次「淺崗阿姨」是怎麼欺負金木的,憑金木那種什麼糟心事都往肚裡吞的個性,永近大概到現在都會對他的家裏狀況一無所知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阿姨一家人長年的忽視,那傢伙嘴上不說,其實老是在害怕被丟下、比一天到晚把「兔子寂寞會死」掛在嘴邊的永近還要怕多了。

  從知道阿姨家的事情開始,為了填補金木那份不安全感,永近幾乎有任何事都會第一個找對方,高三時更是黏到連金木都吐槽永近快讓他不能讀書備考的程度、不過誰在乎他口是心非的抱怨啊。

  還記得國中時代時曾有過幾次,他分組時被班上其他關係不錯的友人眼明手快地抓走,留下金木孤零零地跟剩下的人一組,那時候金木別過頭去,眼神黯淡了下來……直到現在他每次想起都無法壓抑內心的愧疚。從那之後,他說什麼都非得拉上對方不可,才不管分組人數有沒有超過老師的規定咧。

  即使如此還是有很多時候,當他比金木晚到學校,瞥見對方早自習時讀書的孤單側影,他都會感到某種酸疼的情緒在心底醞釀著——喂,誰准你又露出那種全世界只剩下你的表情了啊,笨蛋金木。

  雖然總是一個人待著,但他一定很討厭一個人。

  所以任何時候都絕對不能丟下他一個人,要是太寂寞金木會死掉的。


  「真是的,就說晚上空虛寂寞冷要記得call我了,我真的可以提供陪睡服務喔。」永近扯出笑臉,不正經地開著玩笑,想到金木晚上一個人孤零零地待在這偌大的套房裡,那時的他臉上又是什麼樣的表情……光想著這點永近就覺得好煩躁。

  一定是一天到晚下雨的錯,連他都多愁善感起來了。

  ……不想一個人待著的話,坦白跟我說不就好了。

  「是、是、英大色狼。」完全不知道他內心劇場的金木敷衍地回答,他起身收拾午餐的包裝紙,手腳麻利地把紙袋裝好打結,直到背過身把垃圾丟進流理台旁邊的垃圾桶,才終於回答了永近先前的問題。

  「……現在的生活,真的好很多了。」

  他靜靜地說道,語氣中有一絲不易察覺的脆弱。

  「可以像這樣邀英來家裡玩,可以自由自在的讀書,這都是托英建議的福。」

  他說的是很久以前,某一次當永近拉著他去尋找姨媽扔掉的書時,他提醒金木大學後就可以搬出來的事。

  「哈哈,那沒什麼啦。」

  望著好友的背影害臊地搔了搔頭,恍然間永近忽然發現他竟然這麼瘦,纖細的手腳看起來像一折就斷的木筷似的,真是的……這書蟲。

  這副弱不禁風的樣子說他過得很好、誰會相信啊。

  「金木,你有好好吃飯嗎?」他從口袋掏出一根棒棒糖指著對方:「要不然就是要多運動、練練身體,豆芽菜小文青。」

  「知道啦,老媽子。」

  似乎覺得永近今天管得特別多的金木哭笑不得的轉身走回來,這次就直接坐在他身邊:「我還會自己做飯呢,英這樣一天到晚吃速食才讓人擔心,變胖胖英就追不到喜歡的女孩子囉。」

  「那我下次要吃金木煮的飯!」

  永近一個拍桌叫道:「這樣好了,我幫你買食材、你每天煮晚餐給我吃好不好?」

  就像這樣,像這樣就好,就算變成了大學生、讀不同的科系,也要徹底滲透他的生活,比高中時更死死地黏在他身邊,說什麼也不放手。

  因為他最喜歡的就是——


  「好啊。」金木笑了開來:「想來玩隨時歡迎喔,反正這房間我一個人住太大了……」

  「那就不客氣了!」


  ——最喜歡金木的笑容了。

  終於如願聽到對方真心話的永近也笑了,他一把勾上金木的肩膀,用臉去蹭對方的臉頰;而金木淡定地拿起遙控器轉開電視,在幾百個頻道裡尋找兩人都喜歡看的番組。

  雨依舊嘩啦嘩啦的下著,好像老天爺有倒不完的水似的。

  「……這種訪問節目好白痴喔,我轉台喔。」

  「等等,先別轉,海水都退了那個人還找不到褲子好好笑哈哈——」

  像這樣的日常生活,在已經夠濕黏的夏日雨季還與對方緊緊黏在一起、說著比垃圾食品還要無用的廢話,這就是他最珍愛的現實——他絕對要好好握在手中、說什麼也不讓這份寧靜跑掉。

  電視中女孩子的驚聲呼喊漸漸被淅淅瀝瀝的雨聲打落,變成了模糊不清的背景音樂。

  「金木,有點熱欸,我可以開個電風扇嗎?」

  他問道。

  沒有回答。

  電風扇滴溜溜的轉起來,一絲清風吹散了房裡的黏膩。

  「金木……。睡著了啊。」

  剛剛還說著自己老是睡不著的金木,不知何時趴在桌上陷入了深沉的熟睡之中。

  「嘛,也好啦。」他抱來毛毯,輕輕地蓋在金木身上。


  ——反正金木說過可以待到雨停吧。

  雨要是永遠不會停就好了。



END

评论(11)
热度(54)
© 凜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