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愛
*目前已將所有永研文搬運到下列網址,因為調過排版所以比Lofter上更容易閱讀:
http://rinnial.weebly.com/


[凜愛]
台灣人・繁體字注意
寫手/繪師/視覺設計/
Sound Horizon國民/
近期主食東京喰種(ALL金ALL主永研)/
宅腐不拘

噗浪:
http://www.plurk.com/Rinnial_Laurant
 

《[永研點文]悪戯(下)》

#在這邊問一下,大家想不想等到本子下冊出了再一起買呢QWQ



中篇這裡走

#後面有肉渣渣所以這邊放下篇的前半段而已。

#金木他X的真是個小妖精。







  然後,他們早該知道這一切會亂套。
  當永近再一次橫亙於金木之上,用充滿不確定的眼神、用那受金木渴望已久的雙唇覆上他的那一剎那,世界崩裂了、碎成無數光粒、模糊了視野。
  與理智。

  金木口中逸出短暫的哼唧,雙手抓皺了床單、不小心拍掉了床頭燈,一切從他們兩人站著、小心翼翼地伸手探詢彼此,偷偷地、觸電似的輕輕吻上,到深吻,到永近順從本能地把金木壓倒在床上時事情開始走樣,昏黃的燈光霎時褪盡彩度,宇宙般無垠的黑輕柔地裹上,無聲的空間中飄出微弱的喘息。
  即使吻到幾乎失去理智,他還是沒說出答案,永近凝視著幽暗燈光下熟悉的好友輪廓,似乎在這半暗的瞬間扭曲成某種妖艷的美麗、某種無性的神聖,他看著金木眼角氤氳著透明的淚滴,流下眼淚的同時嘴角卻還笑著,心臟皺縮似的痛了起來。
  這樣美麗的人竟然對自己如此傾心,他是何等的幸運。

  「果然不是錯覺啊。」他舔了舔下唇:「我想我跟你的心情是一樣的。金木,不需要再懷疑了,我想我們的確有……在一起的可能性。」

  金木看著他,眼神性感地濕潤著,他把聲音壓抑得很平靜,若不是永近跨坐在他身上大概感覺不到那身子的顫抖:「英都親到把我推倒了,我也只好相信你了。」講到最後,他幾乎克制不住笑意。

  「就說會親到太入迷嘛。」永近十分認真地看著他:「不得不說,金木親起來有烏龍麵的味道。」

  「因為英是色狼,才進房間,連刷牙的機會都不給就親上來嘛。」金木抱怨:「你還不是一樣有牛丼的味道……是說英起來一點吧,好重喔。」

  「笨蛋。」

  永近往後挪了挪,金木從被他壓倒的姿勢起身,帶著溫泉味的體溫透過飯店浴衣薄薄地蒸發,他們四目交接,永近咧嘴一笑、把對方擁入懷中。
  他用指尖觸碰好友白皙的肩頸,感受滑膩的皮膚質感,即使如此金木抱起來仍舊是男人特有的骨感,沒有女孩子的軟與香。那是鐵錚錚的證據,蜷縮在他懷裡的身體正叫囂著、宣示著眼前這人毫無疑問的生理性別,金木絕不可能拿來當作女友的替代品,因此,如果要繼續像這樣擁抱他,就要有一輩子都抱不到女人的覺悟。

  「金木,泡完溫泉皮膚有變好一些的感覺喔。」他眼神微暗,考慮著毫無相關的事,嘴上卻能一如既往地開玩笑。

  「大色狼。」

  金木笑著罵他,也不遑多讓地掐住他的腰,慢慢由下而上撫摸,腰側傳來的輕柔觸感像羽毛的吻,激得他一陣顫抖。
  跟男人在一起什麼的,金木一定有覺悟了,可是他卻不敢說自己做好了百分之百的心理準備,想起那些男孩子們的訕笑,若是成真了,他們勢必得面對更多困難。

  「金木,可以再親一下嗎?」

  順從慾望很容易,建立長久的關係卻不能僅靠衝動與性慾,某一部分的他想擊潰正在理性思考的自己,別再思考社會觀感的問題,再這樣猶豫下去,他一定會失去金木的。金木點點頭。
  於是他吻他,另一個確認的、試探性的吻,當他低頭含住金木迎上來的濕潤雙唇時,意亂情迷的他可以滿足地感受到,理智的他再一次地被擊潰,像隕石通過大氣層時般熊熊焚燒,落在名為常識的大地上、炸出巨大的空洞。
  他伸出舌頭撬開對方的唇,偷偷看過成人片的男孩子或多或少能學到一些東西,他模仿演員那樣濃烈地舔舐齒貝、輕輕地吸吮軟嫩的舌,金木小小聲地喘著,像尾失去水的活魚,黏膩地貼著他的身子尋求著更多狂野的窒息、更激烈的被奪去呼吸。

  是的,沒錯,我絕對想跟金木在一起。

  永近想著,哀傷地、哀傷地反覆確認著自己的心意,從進門開始吻上他時不就明白了嗎?即使猶豫也沒有反悔的空間了。這麼多年來,自己早就把心捧著交給他了,只不過是始終不敢承認罷了。

  反倒是一向溫柔怕事的金木,比他更加有勇氣面對這份背德的愛,這一次,是他完全輸了。

  「英不專心。」

  金木喃喃著,捧起他的臉,不再乖巧順從地留給他主控權。
  這次換金木壓倒他,雙唇游移在嘴角,漸漸擴大品嚐的範圍,舌頭像貓咪一般舔過他的臉龐、眼角,輕柔的吻落在耳畔,順著肌理線條滑到頸側。永近閉上眼顫抖著,如果換作其他男人來一定很噁心,但是這是金木啊。他扣緊他的腰,理智早已死去,他自溺於越來越深濃的交纏之中。
  沒辦法,誰讓金木是男孩子嘛,為了他,就算變成同性戀也沒關係了。
  在永近徹底陷落的那一瞬間,金木眼神逸出貓咪似的狡獪。

  「英就是太溫柔了,明明不考慮我也沒關係的。」

  趴伏在他胸口,金木用牙齒挑開浴衣的領口,聲音纖細而魅惑:「雖然說嘴巴上有在一起的可能性,英果然還是很猶豫對吧。」

  「……」

  永近瞪大雙眼。

  「剛剛的吻,英總是充滿恐懼與不確定的感覺。」金木低著頭,雙手靈巧地解開綁住浴衣的繫帶:「明明可以對我誠實一些的,把真實的心情告訴我吧,你不必什麼都在意我的感受啊。」

  「……不然我就會像這樣,繼續對英得寸進尺下去喔。」

  金木扯開他上身的布料,雙手撫弄著他的腰際,俯身啃咬著他的胸口、輕舔過鎖骨,永近不由自主地低喘,金木的臀部貼在他的雙腿上情色地磨蹭,而他本能地揉捏起那雙跨坐在他身上的、從鬆垮垮的浴衣間露出的大腿,手掌下那毫無疑問是屬於雄性的肌肉、雄性的骨骼,即使如此這一切還是性感的要命。

  一邊在他的身體上恣意妄為,一邊又說這什麼話呢,這傢伙。

  「才不是。」

  永近仰起頭:「雖然的確有猶豫一下,但是剛剛我已經決定了。」

  就算是地獄,我也會陪你一起跳下去。只要有你在的地方就是天堂,扯過金木的領子,永近把最真誠的情話送入對方口中。
  雙唇分開之後,金木嘻嘻笑了。

  「不過……」
  永近難以啟齒地羞紅了臉:「我覺得我們還是不要這麼早回本壘比較好。」


後續請走這


END

因為最近三次元忙到連電腦都沒開所以隔了這麼久,真是抱歉_(;3

评论(39)
热度(53)
© 凜愛/Powered by LOFTER